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怪叔叔大仙  

2009-11-20 11:0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年多前写好的稿子,前面还洋洋洒洒抄录了<洛丽塔>,克尔凯郭尔,菲利普.罗斯,王朔王子文.....许多年前,前辈们已经发出告戒,别跟怪叔叔搞到一起,可是青春年少的最大特点,不就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嘛.如今我也有资格告戒别人啦,可惜,传帮带的工作不好做啊.

    一开始我怀着点敌意在写,一姑娘突然说----这事情不说破就是一傻逼事儿,说破了又悲凉.她的高度正正好,那便是怀有怜悯之心.

 

    怪叔叔大仙    

     

凡是循规蹈矩的人,都会对城中的潮流夜店望而生畏。在北京,那地方位于工体西门,在上海则是复兴公园,任何其他的大都市也都有相似的区域——白天晦暗无光,一到晚上就张牙舞爪活起来,只要由退伍军人COSPLAY的黑社会保卫在手上盖个紫戳,就立刻会被这个夜晚怪兽吞进嘴里,整个空间好象一个晃得厉害的流光溢彩的榨汁机,烟黄色的假天花板上有一根无形的吸管伸下来,吸走所有鲜活肉体的能量。只有精力充沛的怪叔叔和娇嫩多汁的小姑娘,才会把那儿当成天堂。

 

大仙选择去哪一家潮流夜店并无规律可循,只要他出现,当地的怪叔叔品类必定增加一种:他头发稀疏,脸庞宽阔下垂,总穿黑色的肥腿裤和秀水2号买来的假POLO衫,斜挎一只品相可疑的Y3背包,他生于1959,并不是说他老到不能混夜店,而是他完全不想要修饰这种老。他的出现或许又增加了一点富有希望的心理暗示——这鬼地方不是个固步自封的小圈子俱乐部,而是个大门敞开的民主共和国,只要不觉老、能扎到酒、有玩伴、会取乐,它就欢迎你,那个把你档在门外的独裁者不是门口的彪型保卫,而是你自己。

 

大仙手上擎着一杯酒,摇头晃脑,舞步跟所有其他人都不在一个点儿上,看上去自得其乐又有点孤独,可场子里几乎所有人又都会向他点头示意,是他把他们召集起来填塞进这个榨汁机,他是怪叔叔与小姑娘的桥梁、纽带、中间人、掮客……随便你怎么说。这两拨人不是冲着他来的,可没有他,他们可能要花上更多时间找到彼此。

 

在小圈子里,大仙的“怪叔叔社会活动家”身份是公认的。怪叔叔大致是些北京文艺中年,有小说家、编剧、相声脚本写作者、摇滚老泡、杂志主编……;姑娘却很难以职业划分,可谓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有的一开始是一模特,后来改做音乐,又转换为广告人,最后变成一杂志主编,现在开始写小说啦,她的职业随着身边怪叔叔的变化而变化。她们只能以年纪划分,就像大仙提出的口号:不忘60后,守望70后,牵手80后,迎接90后,期待00后。

 

“有一回跟一个60后喝酒,干威士忌,我说女人再老也是好女人,她感动得不行;70后N年前就开始混,现在收,玩怕了,嫁人的嫁人,拍戏的拍戏,写小说的写小说;80后,我把她们横刀腰斩为80后和85后,尤其81-83年的,20出头刚成熟的时候,正值世纪交替,从二十世纪奔向二十一世纪,她们比较恍惚比较晕,没有把握住好时候,又受了点教育,自觉有些才华怀才不遇,她们又怨又可爱,保持着一贯嫁不出去的风格;85后不那么有创造力,一般都是啃老族,面临生存压力,可她们有点小追求,个个有张‘豆瓣脸’,敢冒险,喜欢用‘绝逼’这种特有力量特自杀的词,可惜有点‘二’;90后出人意料十分保守,她们家境不错,父辈与她们代沟不大,期望却高,她们有条件早早开始玩早早就收。”

 

总体而言,大仙最爱80后,他有三个80后“红粉三煞”,所谓“阳光总在80后”,他正是“80后教父”。

 

大仙生于酒仙桥、长在大山子、工作于798,是城乡结合部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身上透着一股从城乡结合部混出来的烙印。1981年,他在牛王庙奔向苇子坑上班的路上,在颠簸的302路公交车中,写出“故乡炸酱面和交际花”,从此不当工人改做诗人。他的成名作叫《听蝉》:“下午的寂静从林中的空地上漫起来了/这个下午的风在我的掌中一动不动/我默默地和石头坐在一起/四周全是我不同的姿式的影子……”,朗读起来颇具韵味,尤其由大仙亲自演绎,气韵悠长,伴以大幅度手势,坊间称为“大仙浪诗”,可谓一景儿。

 

虽然他20年后他再也没写出什么正经诗,可有一套语录张嘴就来的本领,比方“四方云动,八面来风,正萧瑟,一片心胸”,“我拿骰子赌明天,你用牛逼换此生”,“如果全世界我已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起腻”,“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原地没挪步”……

 

他从90年代泡三里屯酒吧街,从第一家数到最后一家不带错的,自封“三里屯18条好汉”之一;2000年跟60后妻子离婚,迎娶一位70后,身材高挑,面貌清秀,是位在酒吧里认识的模特。大仙自称“好在21世纪是丑男当道,灵魂取胜的奇异时代,我在精神空间始终占有一席之地,从而弥补了相貌上的不足。”

 

2002年,他在三里屯南街的“生于七十年代”酒吧遭遇第一位80后,一个北外女生,跟他码了四瓶青岛,他就对她有些倾倒,3年后,80后开着“迷你库柏”坤车,天灵盖儿上架着“玛丝曼娜”墨镜,把他接到朝阳公园西门,在新“生于七十年代”酒吧,开始了旧八十年代流连。后来这一位晋升为大仙的“红粉三煞”之一。2006年,他在夜店又遭遇了一位16岁女孩,大腿修长,言谈奔放,他们喝酒玩色子,大仙输了喝酒,姑娘输了把蜡油滴腿上,后来姑娘腿上蜡油红亮亮连成片,大仙说:“这叫蜡炬成灰泪始干”。

 

怪叔叔圈子横行10年,老哥们基本不变,姑娘换了一茬又一茬。大仙说专职文艺女青年谈文论道太严肃,五花八门的姑娘逗逗贫图个乐。作为组织者,他相当礼让,称“别人挑剩下的我再留着”,基本没有挑剩下的;他也钻研“酒局组织学”,列席人与排位皆有讲究,以免情敌火拼;怪叔叔局基本一周一次,周末与各大节假日除外,此时大仙雷打不动陪老婆。

 

他经常给诗歌女青年、戏剧女青年、粉丝女青年、路痴女青年……上课,主题总会围绕一个:千万别爱上北京男人。“北京男人绝对忠于婚姻,也绝对摧毁婚姻。在外面混他是一不管不顾的小孩,回了家那是害怕变数未来一眼便知的中年人,他们不负一点责任,连分手的责任都不负,绝不提分手,让你慢慢死,这就是北京男人的风格。”

 

大仙的另一位“红粉三煞”,是一长发飞扬颇有才华的85后姑娘,她职业稳定,不乏追求者,时常被人问起:一小姑娘跟一群老泡混,得多虚荣啊?她说也许有的姑娘胸怀功利心,更多的图个“轻松”。“大仙人不错,傻呵呵的,谁没事儿整天能老组局啊,看着一群老男人胡说八道、吹牛放屁,比公司聚餐、客户见面轻松太多。”她也有点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粘着,一晃三五年过去,这种怪叔叔VS小姑娘酒局,不说破是个装孙子的事儿,说破了又悲凉。“我们还是要原谅这个世界吧,不把一切荒唐都扼杀。”

(发表在<GQ 智族>11月号,另,有事电邮,我在HK陪HY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