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不懂,比爱和死都冷酷  

2008-11-17 13:1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扇格子大玻璃,里面有一面镜子,一张床,一只摆了酒瓶的大桌子,还有一群年轻演员,他们动作僵硬表情迟钝,每行动一下都停顿半晌,仿佛暴露在一只固定长镜头前,每说一句简短的台词都是朗诵腔,他们还抽了好多烟。玻璃外面是一群观众,大伙儿戴着耳机。女声旁白说:“弗朗茨看着约翰娜,约翰娜看着布鲁诺,布鲁诺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一颗香烟,吹灭了火儿”,演员们脑袋转来转去,照做了,“布鲁诺”掏出一个打火机,打打打,没气儿了,玻璃内外鸦雀无声,“布鲁诺”又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一颗香烟,吹灭了火儿。这就是我对孟京辉话剧《爱比死更冷酷》的印象,当然,它是根据德国电影大师法斯宾德的电影改编。我实在说不出更高明、更简练的印象,如果我一句话就能把这部巨作及巨作改编给说明白了,那不是太侮辱法斯宾德和孟导了? 

很多文艺青年跟我的感觉差不多,他们在话剧演完之后,戴着耳机拿一话筒滔滔不绝地表达着景仰之情:“孟导您太了不起了,我们从来没见过把电影改编成戏剧的,只知道黑泽明把戏剧编成了几个电影”,“我从来没在看话剧的时候听到演员的呼吸声、脚步声、衣服的摩擦声,就好象在看电影儿!格子玻璃也象一个个镜头!”孟导坐在玻璃后面,也戴着耳机拿一话筒,频频微笑颔首。“孟导,您想通过这出话剧收获点什么?”“我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这时候一个长头发姑娘抢到了话筒:“我想,我要做那个皇帝新衣里的小孩儿,我根本没看懂。大家好象都看懂了似的,可皇帝就是没穿衣服呀。”孟导微笑着回答:“重点不是皇帝穿没穿衣服,重点是小孩儿穿没穿衣服。什么叫懂,什么叫不懂?你看了一个《满城尽带黄金甲》,心想,嗯,我懂了,看哈罗德·品特,看贝克特,看米兰·昆得拉,就不懂了。我也曾经疑惑,我搞的东西是不是都太不懂了?可,懂,就是一种社会强加的规范,是一种强奸,你不能老爱被强奸呀。”玻璃外掌声雷动,真是醍醐灌顶!剧后交流还在继续。“孟导,您为什么非要弄一扇玻璃呢?”“那是为了营造一种间离感,就像法斯宾德电影无时不在的间离感一样。”嗯?我还以为是演员抽烟太多,拿玻璃隔开给观众营造一个无烟环境呢。我可不能这样想,这样太懂了!

 怀着一腔不懂,我回家学习法斯宾德去了。《爱比死更冷酷》主要讲的是两男一女的三人强盗小组,仨人互相爱着对方,女的还是个妓女,靠卖身养活男的,我发现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法斯宾德正过着这样的生活,他跟男朋友克里斯托弗•罗瑟住在一起,还交了个女朋友艾玛•赫曼,逼她出去卖淫挣钱。电影的镜头迟缓而冷漠,则是因为那会儿电影大师穷得很,只能租一个超大摄像机,太笨重了不好移动,索性就搞固定长镜头,倒也成了种极简风格。知道这些幕后八卦,突然觉得《爱比死更冷酷》,我懂了。这可不是好兆头,我赶紧翻出尼采的《悲剧的诞生》研读,书里在讲酒神和梦神,这俩神都是艺术工作者,前者冲动、原始、混乱,后者则讲究和谐、秩序与美,这样讲来,法斯宾德这个酗酒、吸毒、双性恋、认为理性态度搞艺术不可能感动他人的早夭电影大师,就是个酒神呀,他排斥一切宏大庄严正经的东西。尼采还说了句话:“谁只要有本事持续的观看一种生动的游戏,时常在幽灵的围绕下生活,谁就是诗人;谁只要感觉到自我变化的冲动,渴望从别的灵魂和肉体向外说话,谁就是戏剧家。”这难道是在说孟导?我看得似懂非懂,越看越不懂。合上书页,满足地闭起眼睛,我感觉这一天过得特别不懂,特别充实。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