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哇,女超人  

2008-10-11 12: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2年8月的一天,有个美国男作家沮丧地写下一段话:“战争的消息已经把我打跨了。我刚去探望了一个死了丈夫的朋友,又在街边儿上买了一份报纸,头条上写:‘醒醒!美国’,每一份报纸都是类似的标题,提醒我这个国家在崩溃的边缘,我们必须醒来,或者,谁知道呢。我尽可能让自己进入战备状态:不逃税,买战争邮票,对被纳入演习体系不抱怨,戒了糖,不玩跑车,还找出非常难看的衣服穿上以显得很爱国……可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就是,每个人都盯着一个叫《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的漫画书看,那上面画着个一人足以抵挡千万纳粹的女人,也就是说本来应该被我们保护的女性,现在正在保护我们。” 

这就是《神力女超人》诞生的时代背景,以及成年男性对它的反应(幼年男性就很不一样,比方说这位作家的儿子,特兴奋地问:她到底是一下子了干掉了日本兵,还是一一击溃?)。那时候一些男性超级英雄鼻祖都已经诞生了:超人、蝙蝠侠、绿灯侠、闪电侠、鹰人……可这群不切实际的社会改良家仍旧不能挽回战争带来的消沉,女性就被拉来披挂上阵。“神力女超人”叫黛安娜,是个亚马逊公主,平时她靠当浪漫小说编辑、模特、二流女演员做身份伪装,一到关键时刻,就套上美国国旗剪裁的紧身衣,把胸挤得很大,立时就有了神力:光腿跑比火车还快,如果坐上她的隐形飞机就能赛过声速,她力大无穷且百毒不侵,还戴一对绝妙的手镯,可以像千手观音一样抵挡千万发的子弹。漫画书里的第一句说她:“比爱神阿芙罗狄蒂还美丽,比大力士海格力斯还强壮。” 

都说战争是人性最泯灭的时期,也是超级英雄漫画最辉煌的时期,他们浑身的武工总算有了倾泻的对象。可现在超级英雄的繁茂更胜以往,对手也不再是纳粹、前苏联、恐怖分子、黑社会帮派诸如此类……都无所谓的,它们唯一的对手是:观众。看完《黑暗骑士》,夏天将尽,也可以做个小结了,这一年超级英雄片层出不穷、情节雷同到叫人厌倦,他们总也不死,曾经超人往生过一次,可他又神奇复活了,而蝙蝠侠竟然都拍到了第六部。为了战胜越来越难讨好、审美越发疲劳的观众,英雄名单上开始增加新鲜的成员:人格分裂的坏英雄,同性恋英雄,黑人英雄……,然后终于,轮到了女英雄。曾经在1967年被拍成过电视剧的《神力女超人》,马上又要变成电影,也许有点陌生,但也有人记得她,豆瓣上就有在深情地回忆她的神力手镯,仿佛谈论的是个时尚人物。 

也不是没见过女英雄,早年间的“猫女”算一个,可惜她在电影历史中留下唯一的遗产是:奠定了哈里·贝瑞是烂片女王的基础。乌玛·瑟曼则在2006年化身为复仇的“女超人”,她穿着蹩脚紧身衣,施展功力叫男人出丑,可惜,她看上去非常小心眼,就像个笑话。也许这就是电影避着女英雄的原因——男英雄胸怀普世价值观拯救的是世界,女英雄却总是小肚鸡肠跟男人绕不清。曾经有些男艺术家谈论过他们想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比如马多克斯·福特:“男人智慧的范畴和富于想象力的头脑会构建一座宏伟的大厦,这座大厦明显地需要内在结构之外的其他许多支撑,可男人总想当然地认为可以不倚赖这些支撑。”他们措辞不同,意思相当:透着一股子因为得到太多而生的优越的厌倦感,摆出不耐烦的姿态,你们丫太招人烦了,我不跟你们玩了,我造一个小世界自己玩去,那个世界里就是有人,那也是我,唯有我,我要对付的是整个小世界。女性却全然不同,麦卡勒斯也说过要创造一个全新的内心世界:“一个认真的,奇异的,完全为他单独拥有的世界。”杜拉斯的说法比较神叨:“我不再爱您时,我就什么都不爱了;什么都不爱,您除外。”看上去,女人不管把自己怎么封锁起来,总在小生境里给男人留个位置。当然,我一点都不认为这是什么缺点。

 看上去,神力女超人算是相当完美的女英雄:她独立,富有力量,且对外界有兴趣并具备普世价值观,她还从来没跟男人使过小性儿。但在她的创始人的嘴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威廉·穆坦·马斯顿(William Moulton Marston)在1940年代解释神力女超人为什么要穿成那样:“她必须体现女性的柔美与顺从,这也是女性的吸引力所在,甚至是和平唯一的希望:由女性来教会人们来享受顺从和被束缚。”有个叫琳达·诺克林的当代女权主义作家就论述过这种对女性顺从的强制要求:“女性如果拒绝父权体系的权威,往往会被指责为假正经或天真无知,从而削弱她的抵抗力。聪敏、解放和附属品都已被心照不宣地等同于男性的需求;而女性的压迫、愤怒、否定等天生即有的意识却受到公然的质疑,并因为必须去请求、去告知、去让对方理解,而且必须以狡黠的手法为之——当然是在男性定义的方法之内——而使力量大为损耗。女性必须顺从,其内心必须与父权秩序一致。”

 还是说回到开头那个男作家吧。他感到《神力女超人》的风行威胁到男性的地位,贬损了男性的力量,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很不凑巧,那是一位女医生。她训导他说:“不仅是孩子,任何年龄的人都需要个母性的人物,也许会不甘受她控制,离了她却又感到不安。”男作家只好茬开话题:“你说说看,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呀?”女心理医生答:“等到女性掌控了世界的那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