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深海之王"家族  

2008-10-21 1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克斯·伊夫·古斯塔是这电影的原型人物)

 瑟琳·古斯塔(Céline Cousteau)的皮肤不算好,因为长时间航海与潜水,脸上带着风吹日晒的光泽,散布着一些小斑点和细纹;然而她的脸孔极细致,骨骼小巧,双眼的颜色就像海水,这传自她的父亲;还有一头蓬松的齐肩栗子色长发,跟她的母亲很相象;她身形玲珑精神愉快,活象一只瞪羚。她特意强调,她的性格还是跟祖父如出一辙:“我们都是双子座,非常活泼好动。我从来没见过祖父坐着,他总是站在那儿、来回溜达、或者跳进海里。我是所有孩子中最顽皮的一个,妈妈带我和哥哥去参加家庭聚会,放个枕头在浴缸里哥哥就能睡着,我却东跑西颠钻进人缝,跟人大声聊天,咭哩呱啦。”说到这儿,她好象又变回那个小皮姑娘,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瑟琳·古斯塔是“国际海洋未来保护组织”的代言人、探险家、电影工作者、摄影师、环保分子、瑞士化妆品La Prairie的新晋代言人……。她也是法国海洋探险家族“古斯塔家族”血脉中唯一留存的女性。家族的使命由贾克斯·伊夫·古斯塔(Jacques Yves Cousteau)开启,他的外号包括“地球船长”、“深海之王”和“20世纪最知名的法国人”。瑟琳·古斯塔是他的孙女。 

在瑟琳·古斯塔的描述中,祖父的形象非常模糊,她几乎在美国长大,并不跟祖父一家住在一起,只在圣诞节时团聚,“祖父非常慈祥,总是静静听我讲话”,如此而已。但在1960-1980年代的西方世界,贾克斯·伊夫·古斯塔有一幅家喻户晓的形象:叼一只大烟斗,戴着他那顶红色小圆帽,有一个憔悴的侧影。他的名号也非常之多:航海家、探险家、发明家、畅销书作者、热门电影及电视节目制作人及永恒的主角……所获荣誉更不计其数,包括:联合国国际环境奖、法国荣誉军团勋章、美国自由勋章、美国国家科学院奖、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终身成就奖、戛纳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和40多个艾美奖提名。这也是贾克斯最受质疑的地方,不过自学成材,喜欢游泳,会潜水,哪一个领域的专家都不是,凭什么得这么多奖?不论吹毛求疵的栅栏围上多少层,都不能诋毁他那象旗云一样飘荡的一项成就:发明了携带方便的水肺潜水设备,在这之前,人类与海底世界的联系仅仅是潜水钟和深憋一口气,在这之后,就像贾克斯形容的那样,人类“可以在水里飞”。 

最开始他的确想当飞行员来着,1933年21岁的贾克斯已经被飞行学校录取,就在马上要考取飞行证书的前一星期,他开车摔断了胳膊,医生打算锯掉那只断臂,他请求保留下来并决意用游泳帮助恢复。飞行证书是考不成了,他却发现了命运与海洋的联系。17年后,在畅销书《寂静世界》里他写:“青苔覆盖着礁石,仿若丝绸的棕色海藻丛林和不知名的鱼类就在这水晶般的水中游动。有时候明白命运的转变是很幸运的,打点人生,去芜存精,一头扎进这永恒的轮回。我明白这一点就是在那个夏天,我在海中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1943年,贾克斯与同伴带着自制的“肺”在法国地中海海域开始了第一次深海潜水。那是由可调节真空罐装着的两罐氧气,外带一个封闭面罩,配有一只话筒和口含软管。贾克斯首先跳下去,他下潜了60英尺,在海中翻转、跳跃、大笑,因为话筒的原因那笑声被扭曲得好象唐老鸭。这正是水肺潜水装备的雏形,时至今日也没有什么新的技术突破。此后几个月里贾克斯和同伴不断潜水500多次,互相挑战创造新记录,后来是一个叫大仲马的人赢了,210英尺,当时的世界记录。由于在封闭面罩内呼吸,氮气逐渐聚集容易使潜水者中毒,那是种血压上升、心跳加速的感觉,象磕药,同伴们中有的对此感到惊慌,惟独贾克斯,他享受这种幻觉,每当觉得有点醉醺醺,他会摘掉面具,与游过的小鱼分享一口氧气,他管这叫“深海狂喜”。这段逸闻像极了1988年吕克·贝松的电影《碧海蓝天》,不断痴狂的纵身跳入,比赛下潜的深度,在海底产生幻觉,看到美人鱼。电影中那个隐没于水中再也没上来的小伙子,恰好也叫贾克斯。

靠卖水肺潜水装备他赚了一大笔钱,这个新发明不仅使普通人也可以轻易潜水,还帮助法国政府在海港打捞过德国鱼雷,在非洲国家突尼打捞出2000多年前的罗马沉船。他又买了一艘扫雷舰,命名为“海神号”(Calypso),在全球航海、潜水、用尼龙绳栓住摄影机拍摄那从未被人类所熟知的水底世界。1950年他的第一部海底世界记录片《寂静世界》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记录片奖,现在再看不过是一部稍显乏味的水下风光片,但却是缤纷的小鱼、水藻、珊瑚礁第一次出现在银幕上,获奖时贾克斯还有点不高兴:“我拍摄的不是记录片,而是探险片。” 

很快他发现供养“海神号”入不敷出,这是一艘长66英尺的神勇战舰,开起来如风驰电掣,每天得花8000美元。最初倚靠法国政府与大石油公司的资助,贾克斯发现了更有效持久的财务来源——将“海神号”打造成一艘自力更生的媒体明星,它正是一艘上演着人类现代探险传奇的“巡游演戏船”。甲板上除了站着“地球船长”贾克斯,还有世界上第一名女深海潜水员、他的妻子西蒙妮(Simone),稍显木讷的大儿子让-迈克·古斯塔(Jean-Michel Cousteau),活泼好动与父亲更加亲近的小儿子菲利浦·古斯塔(Philippe Cousteau),这是一个完美的探险之家组合,他们频频向码头上欢呼送行的人群挥手,启航远征那未知的大洋和无尽的海底世界。“海神号”总带回叫人大吃一惊的故事:友善的食人族部落、生命起源于此的庞大珊瑚礁丛林、会发出声波的海豚……古斯塔家族将探险与潜水经历拍摄成了500多部记录片、播放时间长达十几年的电视节目以及数本畅销书。那里面,“地球船长”贾克斯是永恒的主角,“海神号”则是最激动人心的符号,他们的名声并行增长,在热门科幻电视剧《STAR TREK》中,那艘著名的宇宙渡船就以“海神号”命名,贾克斯则被《辛普森》小涮一把:巴特叼着一吸管躺浴缸里,说:“请叫我巴特·辛普斯塔。” 

一度船长比较狂妄,他为了证明人类可以在水下生存,建了三个科研队,在红海接受受压训练,并比赛哪个队伍在海底生存时间长。有一支5人队伍在海下35英尺处生存了1个月,住在特制的“海星房”中,里面配备窗户、空调、全天然鱼缸、厨具,以及充足供应的白兰地和香槟(可惜的是,因为水压香槟都没有泡)。贾克斯的论调遭到许多科学家的批评,也有做假的质疑,但他强调“那里是真的,就象家一样温暖”,依此拍摄的记录片《没有阳光的世界》获得了1964年奥斯卡奖。 

面对面见到海底神奇世界的同时,他也见到了人类的介入与破坏,1960年代末期越来越多地谈论环保,1974年成立了全家参与其中的环保组织“古斯塔基金会”(Cousteau Society),基金会第一次唤起了人类对海洋的保护意识,促成多国海洋保护协议的签署,并首次用通俗易懂的手法展示海洋科研成果,贾克斯也是个核武器实验的反对者,传闻说在法国总统戴高乐做出有关核武器决策时,受到贾克斯激烈抨击。这也是他获得诸多荣誉的来源,他说:“请别叫我生态学家,我是人类学家。”他认为人类本身就是地球上最大的污染。 

家族命运的转折发生了1979年,深受贾克斯喜爱的小儿子菲利普在一次水上飞行事故中丧生,马上70岁的老船长不得不将掌舵的位置转给大儿子让-迈克。他长得一点都不像父亲,没有那种小巧简洁的轮廓,而是张圆脸,张满大胡子,总被晒得通红,好象个希腊人,他已经在美国拿到了建筑学学位,性格沉稳,做派更似美国人。后来有人形容这位继承人领导家族事业的风格:“他对海洋的热情,模仿胜过本能,他缺乏父亲那种澎湃的激情与诗意,他象是因为不得不服从命令而接手下来,他更像个商人。”他正是瑟琳·古斯塔的父亲。 

1988年,瑟琳还是纽约一家私立学校的高中生,有一个男朋友,还兼着一份职,《华盛顿邮报》上刊出了她的父亲和祖父在地中海的一次航海潜水,这是二人平生最后一次合作。贾克斯驾驶“海神号”驶在前面,让-迈克的“金牛宫”(Alcyone)跟在后面。父子二人通过卫星电话商讨潜水点,让-迈克始终快速而轻快地回答:“好的,听你的”,“你是船长,我是副手”,“你永远是老大”……这种习惯成自然的服从只在两艘船开始比赛时才有所缓解,“金牛宫”加大马力超了过去,让-迈克兴奋地大喊:“‘海神号’,使出点威风瞧瞧!”他们在一个小岛上汇合,让-迈克的所有建议统统被贾克斯否决,他要拍摄一只海龟,可是为什么不早点准备好摄影机?他想要在这里潜水,这里有什么呢?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为什么来到这儿?看上去,不论儿子做什么事情,在老船长眼里都不大对。此时让-迈克已经全权掌管“古斯塔基金会”,但父亲仍旧在,又不在。傍晚时分,全家在“海神号”上集合,让-迈克的妻子,有一头栗色长发的柔顺女性安妮-玛瑞(Anne-Marie)站在船梢,她望着逐渐暗下去的地平线,海风仍在吼叫,举起大浪,满月初升,她哭了起来。这位酷爱探险的女摄影师感到平衡家庭与事业的压力,她说:“你不能既拯救世界又要顾全家庭。一切都将停滞或者衰落。那就将发生在明天。”一会儿家庭晚宴开始了,船上飘荡起法国歌手伊迪丝的歌声:“快点抱住我,紧紧抱住我……”老船长的妻子西蒙妮在一旁发出了一声长叹。

 1990年,西蒙妮去世。1992年,贾克斯发起诉讼,禁止儿子让-迈克使用“古斯塔”家族字样,“古斯塔基金会”交由他的第二任妻子掌管。随后让-迈克成立了环保组织“海洋未来保护组织”。1997年,87岁的贾克斯去世。 

作为让-迈克的这一支,瑟琳·古斯塔从2004年才出任“海洋未来保护组织”的代言人和国际协调员。她的职责非常模糊,出任欧洲发展环境保护项目大使,在集会上就环保问题发言,又要潜入水中充当记录片解说员,或者后勤员。这一次她被父亲派出担任化妆品La Prairie全新“海洋精华修护面霜”的代言人。此前这个瑞士品牌从没使用过任何一个产品代言人,当总裁林恩·弗洛瑞(Lynne Florio)在开曼群岛偶遇让-迈克后,他们发现了一些共同之处:海洋元素是La Prairie新产品的卖点,让-迈克则相信海洋保护与商业并行不悖。他的确与父亲共享环保理念,但是老头并不能赞赏要将理想化的环保组织商业化,他坚信“不存在天生野蛮人,那些文明社会的道具诸如酒、快餐,才是‘野蛮’。”让-迈克大概永远也理解不了这诡吊的逻辑,但在打破自然与社会禁忌不再被奉为先驱,环保事业已走出纯粹的理想国变得复杂又普遍的当下,他那一套也许更行得通。

 说话手舞足蹈的瑟琳·古斯塔更多继承了祖父的长相,继承了老船长感性又富有诗意的性情。她不愿讲什么口号,更爱分享颇具趣味的小事。诸如童年听过惊悚的故事:“妈妈在亚马逊探险时受到当地土著的‘款待’,一盘水果,剥开果肉,吃里面肥硕的肉虫。”哥哥的小发明:“在和我在拍摄纪录片《鲨鱼:魔鬼的记忆》时,哥哥设计了一套外表看来、并且游起来都很像鲨鱼的潜水艇,这让鲨鱼极度困惑,它们可不像电影《Jaws》里演的是凶残狡诈的杀手,它们又蠢又可爱。”海底的母爱场景:“有一次我自由潜水到大约30尺深的地方,看到一头母鲸正和她的幼鲸贴在一起,幼鲸比成年鲸更频繁的需要到水面上来呼吸氧气,母鲸温柔而巧妙的帮助她的幼鲸,那可真的是非常美妙的画面。”她身上没有一点点家族纷争的阴影,她用雀跃而怀恋的口气回忆了第一次潜水,那年她9岁,被祖父带领,老船长扔过来一套装备,说:“这是你的氧气瓶,这是你的潜水面罩,用嘴呼吸。”就这样讲了5分钟,她就跳下水,既没有害怕也不感到惊喜,因为她眼前有太多美丽的小鱼和五彩珊瑚,只顾瞪着眼睛看了。她说:“我从来没觉得那是件特别的事,轮到了我而已,因为当我在这个家族出世时,我就自然地坚信我生来就有腮。”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