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good bye, gossip  

2008-07-09 12:2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天老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命令说:“你写个专栏。”我唯唯诺诺:“我不知道写啥。。。”“你对什么感兴趣?”“我感兴趣的东东,大都是欧美的,粗俗的,文化的。”“那你就专写欧美粗俗文化吧!”这就是流言的发轫。

第一篇流言,应该还没冠以这名号,写的是安妮斯顿和皮特闹离婚,当时我就知其然,并不知所以然(这些事情干吗要知所以呀,无聊!我当时也这么想),后来经过不懈地刻苦钻研,夜以继日地学习,发现其中的人性、泯灭、狂乱、匪夷所思、搞笑、悲悯、爱……都叫我大吃一惊,又都是外国人,随便写不用负责任,我就把它当成了一门功课兼乐趣兼情绪发泄地坚持了3年。不过我好象野心并不在此,那篇安皮分手写完后,因为过分八卦,署名为“于八”,这个名字在算命大师嘴里简直太好了,其好的程度不亚于王朔,我登时像领取了一个阴谋,小心翼翼地把这名字珍藏起来。流言,就都署名那个“聪明有余而生命力不足”的困困了。

上星期,我深思熟虑,或者一时兴起,对老朱说:“流言我不写了。”老朱竟然就同意了。其中的考虑,有我对编译体前途的没信心,更多的还是对自己“有趣儿”的无把握。当年苏丝黄告别专栏坛时,说得一段话特别精巧准确:“问老板,白葡萄酒要在什么时间内喝最好?他说,产出后两年之内,否则就不新鲜了。苏丝黄快4岁了,4年耍贫嘴的乐趣,如今早像过了气的葡萄酒。什么都可以坚持,喜剧作者不可,没听说喜剧作者憋10年憋出个大作来的。悲剧有恒定的规则,生离死别,什么年代的人看了都难过。喜剧却是所有剧目里最短命的,只给当下情境的某些人看,换了这个情境,就没啥意思。”我也学了她,趁着新鲜,趁着好口味还留在嘴里,谢幕。

这是个沮丧的夏天。打开《罗马阳台》,就会看到这么一句话:“绝望的人们挂在空间中生活,就像那画在墙上的图像,不喘气,不讲话,不聆听。”到院子里溜达,一个小女孩大声叫我“阿姨!”,我冲去过捏她的脸,直捏到她连声讨饶改口叫“姐姐”,我恋恋不舍地放开她,一整天里,仅有这一刻是闪亮的、活生生的,可以开怀大笑。寻求变化总被寄托了反抗庸常的希望,又总有许多的伤感,仿佛意味着一种落败,一种投降,甚至一种品性的消失。可变化总强过庸常,起码还有一半的可能呢,而曾经拥有的便相信它永远不消失吧,就象种信念,你打赌说它是存在的,而它并不存在,你什么也不会输掉,可如果它存在,你就赢得了一切。我现在就牢记着一句鼓励,将其当成最坚定的信念,它来自一位姐姐:“狗改不了吃屎,说得既不是狗,也不是屎,而是你。”

另,流言的合集在奥运会结束后会出版,暂定名为《流言》,如有更改另行通知。这是桶装外带葡萄酒,没尝够的,就再最后醉一回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