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奥尔森家的两个小妇人  

2008-04-16 14: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像奥尔森姐妹这样的明星,经纪人都会事先打招呼:"我们可不回答隐私问题."这一次在电梯里,我听到的叮嘱是:"我们可不回答,关于台湾,西藏和奥运会的问题."

当然也没聊出什么隐私,一直在漫谈她们新创立的衣服品牌,还没说什么呢,就被经纪人强行打断,统共坐了不到半小时。走时共关说:"你采访得真不错!"我很惶惑,希望就瞎客气客气,要不然我国的时尚记者得是什么样儿的乌合之众?

 我见到奥尔森姐妹时,她们蜷坐在沙发里,像两只脆弱的小动物。还是很难分清谁是谁,就像两个一模一样的洋娃娃,小圆鼻头和深陷的蓝绿色圆眼睛,苍白瘦小,可以装在口袋里。不过现在,她们并不乐意被看成是容易混淆的双胞胎姐妹,有意无意地制造些不同:姐姐阿什莉穿着牛仔质地的衬衣和黑色皮裤,简单又带点轻佻的优雅,妹妹玛丽-凯特作朋克状,一袭黑衣下有双满是破洞的黑丝袜;阿什莉几乎没化妆,除了一只手表,没有任何首饰,玛丽-凯特戴着4只大大小小的戒指和层叠在手腕上的珠链,眼睛上了浓厚的烟熏妆;阿什莉像个用商人口气侃侃而谈的卡通人物,玛丽-凯特酷酷地坐那儿不怎么说话;阿什莉抽白万宝路,玛丽-凯特抽红万宝路。 

她们曾被当成全美国人的小女儿,9个月大就出现在超长电视剧《青春满屋》里,被导演假装成是一个小孩,当一个哭起来的时候就换另一个,一直演到8岁。13岁时身家已经有1亿美元,还让全美国心地柔软的父母们都想把她们领回家溺爱。15岁时以她们的形象成立了“双子星座”公司,拍电影,出录影带,制造玩偶,卖衣服、杂志、招贴画,品牌的名称叫“玛丽-凯特和阿什莉”,一个词,要像真正的小女孩那样读起来又快又含糊不清。到2007年她们被VH1电视台列为“最伟大的童星”第三名,在《福布斯》全球女艺人富豪榜上排11,前面就没有比她们再年轻的了。今年奥尔森姐妹21岁,值得庆幸的是,她们没有像大多数童星那样变丑,变乖戾,变得挥霍无度吸毒早夭。但也有糟糕的事情发生,她们至今没有演过一部成功的“女人片”。最近的一电影叫《纽约时刻》,玛丽-凯特献出了她的银幕初吻,俩姑娘还一个批着浴巾,一个穿着浴袍在时代广场上跑过。电影制作方说要给人们看成年了的奥尔森姐妹,可电影被评论为“恐怖”,票房极差。对姐妹俩来说,当个女人,很难。 

不过名利场还是甩出了绝妙的创意:她们像两只时尚小妖精似地降落在纽约街头,在这两年持续不减混搭风潮中,自成一派仿若两朵奇葩。那是种象流浪儿童似的激进女孩形象,一般是双巨大的厚底高根鞋,上身可以搭雪纺裙或者有破洞的开司米,必不可少的是大块头的当红包包。这种好象忘了开灯的穿法,在1960年代还带着深意:一代年轻人对父辈的拜物主义感到不安,扔掉了那些中产阶级装配,转投农夫衬衫,工装服和七零八碎的廉价装饰,他们叫做“BOBO”。奥尔森姐妹是“新派BOBO”,与痛殴拜物主义的前辈不同,她们不排斥物欲,却换之以挑逗,从古董店、跳蚤市场淘来的玩意儿,与价格不斐大牌同时现身,漫不经心的样子可费了好大劲。此风格既被称为“强烈的朴素与华丽结合,孩子气的甜美和怪异的粗野相融”,也频频登上“最差着装名单”。奥尔森姐妹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同道诸如克里斯蒂娜·安奎莱拉,西耶娜·米勒,甚至巴黎·希尔顿,都在全世界倍受推崇,中国的网络上就有一群狂热的粉丝。不过当所有女孩都想尽量多地露点肉,姐妹俩瘦小的身躯藏在肥硕黑衣和大帽子里,鬼里鬼气显出诡异的独特。 

她们最新的定位是“时尚偶像”,最新的身份是自创品牌“The Row”的CEO。The Row和副牌Elizabeth& James在中国选择与连卡佛合作,在北京连卡佛一层,The Row和斯黛拉·麦卡特尼摆在一个区域,意指牌子的定位是高端女装:黑、白、卡其和灰,除了不规则剪裁,简单至极,既没有姐妹俩的名字,也不出现她们的形象,仿佛和街头气的奥尔森姐妹没有关系。阿什莉说:“The Row就像我们现在的状态,既想被注意又想隐藏。它式样简单,用料讲究,为所有懂得品质的女性准备,可以轻易与一切其他品牌混搭。”早先当童星时,她们与沃尔玛合作推出过童装。平均每年小女孩们花掉7亿5000万美元到超市去买与奥尔森姐妹一样的小马靴和彩色T恤衫。阿什莉说那只是过去的一单成功生意,The Row才是实现自我的方式,她用尽全力,又为此感到惊奇,“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有成就感的事。”姐妹俩不为The Row拍广告,也不出现在产品目录中,玛丽-凯特说:“希望购买它们的人,不是因为我们的脸,而是因为衣服。” 

阿什莉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The Row上,以前她迷恋过一阵子卡麦隆·迪亚兹,从一个二流模特变成个一线女演员,现在小女孩的偶像变了,换为香奈儿,纪梵希,伊夫·圣洛朗和唐娜·凯伦,她赞叹最后一位的优雅和精力,希望成为那样的强势女性。玛丽-凯特倒有点“浑不吝”的无所谓,她说:“我的风格永远在变,时尚偶像?有太多的时尚偶像,我东学一点西学一点,都是我偶像。”她也为两个时装线贡献创意,但更多精力放在演戏上,已经甩开姐姐出现在电影《工作室女孩》,还出演了即将上映的新片《怪人》。两个小妇人也是做过功课的,阿什莉当过一阵子新晋设计师扎克·珀森的实习生,玛丽-凯特帮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打过下手,时尚大概是她们最新吮住的一片柠檬,可以真切地感受酸和甜,可以摆脱糖果般的小女孩形象,成为“女人”。她们另一个想证明长大的标志,是“分开”,从2005年齐齐进入纽约大学,又一起退学,她们分居两地,避免同时接受访问(我这次是奇怪的例外),讨厌被称为双胞胎。我干脆问,你们自己说说,你们有什么不同,阿什莉形容自己“积极、执着、有自制力”,玛丽-凯特说她“富有创意、懒散、有幽默感”。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