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盛典群星闪耀时  

2008-01-24 10: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金球奖只到了一个明星——朱丽娅·罗伯茨。好吧,并不是她,而是个24岁、着露腰紧身衣的姑娘,那身行头像极了朱丽娅·罗伯茨在《麻雀变凤凰》里演的妓女。她站在妈妈身边,举着支持编剧罢工的牌子。娘俩都不是编剧,妈妈是一个电影公司的清洁工,种种原因她失业了,24岁姑娘并不很清楚她要指责什么,获取什么,暧昧地说:“我支持每一个电影角色。请大家更加关注失业人群。”零落的同伴点头附和,他们共同形成了稀稀拉拉的抗议方阵。这就是叫明星们害怕的、咆哮的、不敢穿越的警戒线,在想象里它吓坏了好多人:“穿金戴银,走过抗议的人群,没有比这更可怕的噩梦了。”《欲望都市》女星莎拉·杰西卡·帕克之前颤抖着说。 

因为持续的编剧罢工,没人写串词,金球奖原本4小时的颁奖礼变成了半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那天下午,《时代》周刊记者丽贝卡·温特丝早早到了贝弗利希尔顿酒店。4点半,酒店门口闲逛着6个门童,以往他们都忙着为明星开门拎包争抢小费,现在却百无聊赖,两只电冰箱大小的金球奖杯孤零零立在停车场的一个车库里。5点钟,出现了当晚第一个穿正装打领结的男士,是个亚洲人,记者蜂拥过去看看是不是《英雄》里的“中村宽”,不是,众人失意散开。5点15,大约是红毯秀开始的时间,只有一个肥硕的中年人在以往红毯途经的游泳池里孤独地游来游去。同时,国际舞会大厅里正上演一出自相残杀——几十个记者坐在一起,因为没有人可采,只好互相采访。5点45,丽贝卡找了个前排座位坐下,在记忆里,这个位置不是坐过汤姆·汉克斯就是杰克·尼克尔森。6点整,金球奖主办方“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主席乔治·卡玛拉先生以一句“希望罢工快点结束”作为开场白,拉开了记者发布会序幕,他手里捏着张单子,要按照惯有的逐步爬升高潮迭起的方式宣布获奖名单,这完全依赖于他的个人朗诵才能和表演技巧。那孤独的演讲被场外的热闹盖过了:因为典礼取消,NBC电视台失去了独家直播权,E!频道和美国电视指南网也派了转播车前往,三家电视台各自抢占机位,男女主播展开了快速念新闻大赛,抢在别家之前宣布获奖名单。NBC主播因为失去了大概500万美元的插播广告费,显得没精打采,总是慢半拍,E!频道大获全胜,抢先一分钟播报了法国女星马里昂·歌迪亚因为《潜水钟与蝴蝶》获得最佳女演员的消息,男主播激动万分,大喊:“支持金球奖!公正永存!” 

可换遍了台,最佳动画片奖得主《料理鼠王》的导演布莱得·伯德也没找到现场直播,他错过了自己得奖的瞬间,却有点隐隐得意,原来搞电影一直被当成二流艺术,现如今倒有了如同诺贝尔获得者般的待遇,他静静坐在电话前,等着铃声响起,整理一下头发,准备出门迎接挤在门口的500个记者。最佳影片《赎罪》的制片人提姆·贝文也为金球奖典礼的取消感到“欣慰”:“我参加过好几回颁奖礼,一次奖也没得;这次我没去,却给了我一个。”粗陋的、冷清的、超现实主义的金球奖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报纸上充斥着“你在乎吗?反正我不在乎”的新闻标题。 

美国编剧协会和演员工会却是在乎的,这是一次成功的示威和规则演习。因为支持编剧罢工,美国演员工会禁止所有会员出席电影颁奖礼,除了“评论家选择奖”和“演员工会奖”。第13届“评论家选择奖”如期举行,乔治·克鲁尼抖擞现身,为科恩兄弟的《老无所依》颁发了最佳影片奖,他的颁奖词是:“罢工不仅仅是编剧和演员的事儿,而是饭馆、酒店、明星经纪公司,跟电影业有关的所有人的事儿,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锁屋里,等罢工结束了再出来。”自打嘴巴的克鲁尼和“评论家选择奖”之所以能不受罢工影响,据说因为奖项主办方的编剧公司并没有罢工,恰好这个奖隶属于“美国电影与电视制作联盟”,它向来是金球奖的死对头,两方水火不容。至于将在1月29日举行的“演员工会奖”,那可是编剧的近亲,演员工会自家的年会。 

阿玛尼不知会不会感到恼火,他事先为获得电影最佳女配角的凯特·布兰切特量身定制了一身黑色镶钻礼服,女星已经怀孕4个月,礼服时不我待。租一晚2万美元,再搭售一管15美元的口红,这是典礼季节时尚品牌的如意买卖,金球奖被取消,奥斯卡亦叵测,一直被打着非主流标签的独立电影节“圣丹斯”成了抢手货。比金球奖晚一个多星期的圣丹斯圣地——瓦萨奇山脉下的那片滑雪场——显现出超出往年的喧闹,这次莎拉·杰西卡·帕克到了,她不必惧怕抗议的方阵,因为这里云集的是永远不会罢工的三教九流电影爱好者,他们不必受制于任何大电影公司或某某协会,他们拿自己的钱,或者爹妈的钱、偷来的钱、欠了一辈子债的钱来拍电影,这些电影可能能多好就有多好,或者能多烂就有多烂。尾随而来的还有苦于片源短缺的大电影公司,他们派出了CEO,来赌一把贱买贵卖,每一个都妄图找到又一部《阳光小美女》,去年它的发行权在圣丹斯上卖了1000万美元,收益超过了1亿美元。 

可我不得不羞愧地承认,我惋惜金球奖,期待奥斯卡。金球奖典礼取消的那天,本该坐在电视前,看着被翻译得乱七八糟的滞后转播的我,去参加了一个活生生的网络颁奖礼。当我看到一排排摆放整齐、椅背上粘着明星名字、好似一尊尊牌位的座椅时,我诚心诚意高兴起来,激动地对一个长者说:看吧,多么像金球奖。当年也是100个神秘的记者凑在一起办了一次自娱自乐的年会,时间长了就办成了。可又多么不像金球奖,以前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办一台晚会,现在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办一场典礼,一个编剧倒下了,100个编剧站起来。长者摇头哀叹世风日下浮躁不堪,他说所有垃圾编剧都该就此失业,演员们回到百老汇,整日整夜上演莎士比亚,萧伯纳才是该被膜拜的偶像。可是超女来了,快男来了,加油好男儿也来了,每一拨都跟着一群尖叫的粉丝,我也激动得吹起口哨。“明星不过是一个个死去的天体,只是在人们的想象中发光。”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对,只要办一场盛大的典礼,他们就会发光。那个活在过去的萧伯纳遗老,实在太崇高了,太严肃了,不适合我们这个快乐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