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最近我在干的事儿-------我把祖国当成个大游乐场  

2008-01-20 14:5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旨找高级吃喝玩乐玩家.这个是开篇头一个,一个玩滑雪和冲浪风筝的大款,每逢我跟一些大龄未婚女青年讲起他,众人皆垂涎欲滴并纷纷购置了滑雪用具和冲浪板.....

     (摄影:年轻有为,英俊聪慧,尚无女友的三联摄影记者蔡小川,有应征女友者与我联系)

从张家口到崇礼县,要经过十几个村落,要不是那里被开发成滑雪胜地,大概也不会有这条平坦的马路。村民们可不见外,随意在马路上溜猪、放羊,还有黄牛茫然停在路中央。傍晚的炊烟先将山脚罩住,一群乌鸦像烧尽的纸屑一样四散飞开,天突然就全黑下来,灯光寥寥,空余几声狗吠。这是李冬几乎每个周末都会途经的风景,虽然离北京只有3小时的车程,却有着完全不同于城市的生活气,逃离意味十足。 

见到李冬时,他正在崇礼县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溜达,滑雪裤发出“嚓嚓”的声音。要不是大街上没人,恐怕会有好些人与李冬打招呼,亲切呼唤他的名字,因为他可是崇礼县几个大滑雪场的常客和风云人物:连续几年全国业余滑雪比赛的奖牌包揽者,冠军也拿过5、6次。他还是个大财主。李冬一朋友曾感叹,每当看见他开着奔驰驾临雪场,就暗暗决心在雪地上杀他个片甲不留,可一踩上雪板十有八九又被他遥遥甩下,真是叫人气急败坏。技艺和财富在传说中堆砌起一个被众人簇拥,又有点难接近的形象。可李冬孤独地站在零下十几度的空气中,如释重负地笑着:“约的那地儿霓虹灯坏了一个,怕你找不到,出来迎一迎。”

 李冬话密,又爱笑,长期户外运动让他脸有些班驳,笑起来五官拥挤在一起形成黑白照片光影层叠的效果。他偶尔流露生意人的精明:“喝酒吗?10块钱一坛子白酒,瓶子雕龙画凤得5块钱,老板再挣3块,两块钱的酒,敢喝吗?”也喜欢炫耀,回忆自己户外运动的历史,要以座驾作为时间坐标:“一年换一辆车的好处,就是能把事情记得很清楚。”可他身边一班朋友,有钱的,没钱的,个个觉得他可爱,因为那炫耀透着幼稚园小朋友般的无意和真诚。之前到李冬家拍照,他翻箱倒柜展示衣服,还拎出一件花里胡哨的三宅一生:“再给你们看看这件,有点过吧?”经不住忽悠,最终他穿着这件有点过的衣服拍了定妆照。

 业余滑雪圈子有个自封的“四大天王”,李冬名列其中,另外三个不是私企老板就是高级白领,动不动包揽业余滑雪比赛的头几名,造成有钱人技术高的错觉。李冬说装备充裕是原因之一,他的双板、单扳有十几副,时常送人,都记不确切了,也请得动专业省队的教练,初学时滑一次雪有数位教练陪同。可要凭空拿100万给一人学滑雪,并不见得能出好成绩。“关键是世界观和方法论”。他重复着这俩悬乎的词儿,谈论起户外经。包括滑雪在内的许多户外活动,看似属极限运动,但绝不是冒险,每一步都要抉择,在掌握技巧与规律的基础上循序渐进。有一回李冬与朋友到四川登山滑雪,已经在5000米处扎营了,他体温升高,毅然决定下山,下撤前留下一句名言“在没有花光所挣的钱财之前,我绝不冒险!”他还相信人类知识的传承,在因斯布鲁克看一老外特帅地从悬崖上一跃而下,从技术上他自信有这等本领,但因为并非土著缺乏世代相传的经验而忍住了。他说滑雪的许多规律都能与做生意融会贯通,完全是个脑力活儿,只要掌握要领谨慎行事便可安全完成,好多人年岁稍长就声称玩不动这年轻人的玩意儿,实在是误区。

 谈起瑞士一个雪场的残疾人雪道,李冬兴致昂然:双腿截肢的玩家坐在装有弹簧的专用雪具上,一路滑行,身体左右摇摆,哪还能见到生活的重压,只有享受与欢乐。中国的雪场倒好,到处是四肢僵硬的“练功”者,口中默念口决,要快,要动作准确,一路呼啸着摔一大马趴。按照李冬的雪友于川的说法,这叫“空间论”,中国人个人空间狭窄,事事都甭着劲儿竞争,连玩儿都肩负着使命感。没能将滑雪当成一种生活态度和乐趣,也是中国专业运动员运动生涯短暂的原因之一,兴味索然被逼着苦练技巧,20来岁就退役了,凭空比国外运动员的运动生命短了10几年。李冬的母亲是黑龙江人,他却最烦有人想当然认为他有滑雪天分。“我们背着装备到东北北大湖滑雪,生长在那儿的老乡毫不理解其中之乐,疑惑地问:‘干吗呢?费这么大劲就为了从山上出溜下来?’” 

崇礼滑雪只是忙碌时的小闲暇,一有功夫李冬就满世界跑,中国的雪场几乎转遍了,只有内蒙古不曾涉足:“草原小姐妹都被冻成那样儿,我可不去。”冬天上山滑雪,5/1一过就下海玩水。滑水、小帆船都曾是李冬的强项,最近又迷恋上国内少有人玩的“冲浪风筝”。有了各式板上运动的基础,冲浪风筝轻易上手。20多平米的大风筝被风鼓着,牵动滑水板在海面飞驰,时速能达到80公里每小时。他常到三亚亚龙湾玩,风影交织任意驰骋,海湾登时都变小了。也辗转找着北京周边一地儿——南戴河,不惜每周跑,连续一年,海边整装待发,等风。 

一年四季南南北北,倒真像把祖国当成个大游乐场,可他却叹一声气:“中国可不是个适合玩户外的地方。”北方是大陆性气候,干冷,降雨量少,一到长白山又动辄零下20多度,生存都难何况滑雪;海滨又不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少有风浪适合板上运动,更要命的是污染。“中国从秦朝起就过度开发,文明开始得太早,平原射鹿,临渊矢鱼,还美呢。可世代养成了中国人超凡的破坏自然的能力。”更叫他不解的是,外国土地私有,却可以自由玩乐,中国的国有土地上,每一寸都有个管事儿的。玩冲浪风筝,这里不能下水那里不开放,好容易找到一潭池子,突然钻出个老农:“哎哎哎,干什么的?这里归我管。100块钱。”李冬说,在马尔代夫,碧海蓝天,花花绿绿的冲浪风筝把人从一个岛带到另一个岛,自由自在,好不叫人羡慕。这种玩法跟滑雪一样,装备算不得奢侈,可种种障碍生生造就了一个“富人运动”。“不就是玩儿吗?我们不代表先进文化,不代表先进的意识形态,更不想被当成标杆。可大众运动内有沉甸甸的使命感,外有硬件阻隔,我们倒成了少部分人。也好,满足虚荣心了。” 

“前几天看新闻,说中国GDP要在几年内赶超日本,我心里一阵发紧。我也算有点钱的,去买东西,都觉得样样贵得离谱。财富的等级划分是金字塔式的,我要是现在就退休了,到了咱们赶上日本的那一天,我的财富就成倍缩水,在这样一个势利的国家,我的日子还怎么过呀。”看似洒脱的李冬突然生出这般焦虑。要是马尔库塞在天有灵,定会十分欣慰,他那套“以压倒一切的效率和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准为双重基础,利用技术而不是恐怖去征服离心的社会力量”理论,在这个中国新富阶层身上得到了回响。好在祖国这个大游乐场虽然条件有限,也还玩得起来,即便是崇礼那短暂的乡村风景,也成为李冬必不可少的逃离。他问我,人为什么活着,我说我可不知道,他说玩儿让他想明白了:“对与错,幸福与痛苦,都是生命的财富。我享受这个过程,把它当成个笑话讲给大伙听,我既是讲笑话的人,又是那个愚蠢的主人公。”那种出来透透气的渴望也好象长在他身体里不可战胜的草,就是拿水泥封上,也会拱开、弄碎,重新茂盛生长:“即使我就是个海边的渔民,见到有人带着冲浪风筝这么个奇怪的大东西,我也会走上前问他:你需不需要向导?要不要人帮忙?有一天我会请教他:这是什么东西?你能教教我吗?再过一阵子,我会用很低的价钱买下他用剩下的旧东西。有一天,我也要在海上飞。”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