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什么让他们分享同一个姓  

2008-01-12 09:0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行音乐里永远住着腔调迥异的两类人:一类用无忧的音符赞美福佑和天真,另一类则饱经沧桑地庆贺从苦难中逃生。提娜·特纳是后一类的杰出代表,她总是一副受尽虐待的样子,高歌着曾经的不幸。现在,既赐予她力量,又带给她苦痛的那个人死了。 

 

他们的关系既重叠又深刻。他是她的伯乐、导师、制作人,又是她的前夫和把她打得离家出走的人——伊克·特纳。这一对美国节奏蓝调灵魂乐的黄金搭档,像极了我国文坛上的那对伉俪,箫红和箫军。在血泪交织、拉娜出走上演之前,他们都如胶似漆引为佳话,好得都要分享同一个姓。 

“你就叫提娜·特纳吧。” 伊克·特纳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姑娘是在1956年,她自称叫安娜·梅·布洛克,15岁,身材初发育,长腿引人遐想,嗓门大得惊人,脸上带着当时有后来也一直未散去的被遗弃的表情。一个酒吧歌手放了大伙儿鸽子,她就自告奋勇登台唱了一曲蓝调,伊克·特纳被她深深打动。一年以后她在他那个叫“节奏之王”的乐队里当伴唱,又过了一年,他们干脆成立和“伊克和提娜·特纳合唱团”。日后回忆初见时,伊克·特纳说:“我相当害羞,没有自信站到前台,提娜·特纳就是我的化身。我创造了这个女孩,教会她唱歌,帮她塑造形象,给了她名字,没有我,她什么都不是。”

 那却是提娜·特纳的美好时光,打动人的不仅是声音,还有那浓烈的愁苦。被奉为经典、至今传唱的《爱情傻瓜》(A Fool in Love)是提娜的处女作,本是伊克给另一姑娘写的,提娜临时抢过话筒。看看歌词,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我羞愧时他让我微笑/我悲伤时她叫我开怀/我一定是个傻子/因为我甘愿做他的一颗棋子……” 歌曲立刻成为1960年代初期的最流行的R&B小调,它仿佛挖掘出提娜不堪的身世:出生前父母离异,11岁被母亲抛弃,又好象预示着她叵测的未来:她几乎是被伊克·特纳强奸,可她发了疯地迷恋他,录制歌曲时还怀着他的孩子。

 1962年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伊克·特纳的结婚次数是个迷,据称有14次,但他只承认4次,这一次不在他承认之列),摇身变成了1960年代美国流行乐坛上曝光率最高的夫妇,脱口秀,综艺节目,客串电影,庆祝独立日……,他们是日后好莱坞层出不穷的名流夫妻档的先锋,更是把大门敞开展览隐私的典基人。《滚石》杂志在1971年派人潜入这对伉俪位于加州的豪宅,揭开了一个品位拙劣又潜藏危机的生活画卷:一幅巨大的,君临天下一般的提娜和伊克画像悬挂在客厅正中,俩人都梳着背头,穿着皮草;下面摆着肯尼迪总统送的半身女人小雕像;旁边是个鱼儿跳动,点缀着桉树叶子的大瀑布。从楼上下来的提娜,因为早晨4点起床监督厨娘做饭,还要照顾四个孩子(其中两个来自伊克的前妻)显得疲惫不堪,可她却兴高采烈说:“家饰都是伊克的主意,他超凡脱俗,我爱他。”依恋并没让当时红极一时的伊克·特纳对骄妻好一点,回看当时的访谈,伊克总是挑起话茬,俩人争吵不休,拍照时楼住提娜的伊克又会催促摄影师:“快点儿,我可不常做这个动作。”

 1976年,提娜离家出走。身上只带了36美分和一张电话卡,她刚挨完一顿臭揍。后来在1987年的自传《我,安娜·梅》里,提娜谈论了伊克的家暴。那是用铁拳和闭路电视监视器构建起来的18年,她总像个布口袋一样被踢来打去,经常有好友拜访时,见到提娜像从天而降般从楼梯上滚下来。她逃跑过两次,自杀过一次,被抓回来后是更猛烈的拳脚。伊克·特纳矢口否认,他们的家务事成了美国流行音乐史上流传时间最长的笔墨官司,他们借助报纸互相斥骂,现实中再没说过一句话。有这俩人的朋友说,伊克从来都很强硬,绝不温柔,还有些怪癖。他已是百万富翁了,却像个卡车司机一样从不相信银行,把钱存在家里;他行事狂燥,有控制欲,像个暴君;他还喜欢上可卡因,整夜整夜追求飘着的快乐。提娜柔弱多愁,可这也不对他的心思:“一见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想揍她。”在被逼问是否实施过家暴时,伊克好象说漏了嘴。 

离家出走后的提娜宛若新生,她迅速摆脱了一贫如洗的局面,1984年的第一张个人专辑《
秘密舞蹈者》让她被称为“美国的摇滚教母”。1987年到1988年,她的环球告别演出在25个国家进行了230场,吸引了近400万观众。最后的一场在里约热内卢的马拉茶那体育馆举行,到场了18万人。她也曾与迈克儿·杰克逊作比,被批评都是黑人,却都好象要忘掉过去似的为白人歌唱。以前的她似乎在控诉悲伤,重生后的她却过于绵软,可她在美国乐坛的地位已不可撼动,毅然出走又被女性主义屡屡当成典范。伊克·特纳呢?1989年因为吸毒入狱17个月,事后《时代》周刊要采访他,他问,有钱吗?没有?真抠,迪斯尼为了买我的肖像权还花了4万5000美元。随后根据提娜的自传改编的电影《与爱何干》又将家暴、吸毒大肆宣扬一番。之前他的才华还散发着光芒,之后却糗闻缠身,凡他经手的,没有不败坏的,要是哪个女人再爱他,他能赐予的没别的,惟有孤独。 

12月13号,伊克·特纳在圣地亚哥的家中去世,76岁。即使是好话连篇的讣告,也逃不掉“虐妻”、“吸毒”的字眼,他被阴影遮盖了,不是别的,正是他“创造”出的提娜·特纳。只有《新闻周刊》为他鸣不平,说伊克始终承受着不公的待遇,现在是提娜·特纳丑闻,50年前是“摇滚乐第一人”荣誉称号。2004年人们疯狂地把猫王抬上宝座,称他在孟斐斯的那一嗓子唱响了摇滚乐的历史,可比猫王早3年,伊克·特纳的“Rocket 88”才是摇滚乐发端的真命天子。不知是不是受到考据学家的鼓励,伊克·特纳在2001年重回乐坛,发行了好评如潮的专辑《Here and Now》,还获得格莱美提名。在回归演唱会中,舞台上出现了好几个酷似年轻提娜的姑娘,她们穿着提娜式的服装,唱着提娜的歌,时光仿佛回到40年前,那时候这个叫提娜的小姑娘第一次登台,在众人欢呼中微微地颤抖,伊克走过去,轻轻吻了她的的脸颊。去世前不久,伊克·特纳在一次采访中再次否认了虐待妻子,他说:“我爱她,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离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