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这一年,我的朋友们 3  

2008-01-07 04:0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人要画一幅完美都市时髦女郎的漫画,画出来的一定就是J。她是时尚杂志的编辑,在入行之前使了所有招数把自己减成凯特·摩丝架儿,不做足三小时功课绝不出门。J脱胎换骨使自己成为一个时髦女郎的卓绝努力,不能简单归功于入乡随俗,就是在一大堆桃红柳绿中间,她也十分卓尔不群:永远用睫毛跟人打招呼;一年到头从来不穿裤子,只穿超短裙,麻杆腿裹着色彩纷呈的丝袜,就连彩虹看了也要自惭形秽。J和大部分都市时髦女郎一样,既不好看,也不难看,而是透着个性,或者说,有点怪。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认为J是绝色天成的美女,这个人就是J本人。她自称,开车从来不用瞧灯,每逢见到红灯下闪烁的摄像头,就笑盈盈朝摄像头摆手,看录象的交警同志无不被她的魅力所倾倒,不仅不扣罚,还引来好几起桃色事件。 

今年看完《变形金刚》,一堆人展开了“小时候的动画片”大讨论。轮到J,她很清纯地宣布:“我最喜欢的是蓝精灵哦。记特清楚有这么一集:格格巫施了魔法,把蓝妹妹变成了个骚娘儿们,她整天在村子里抖骚,全村的蓝精灵都爱上了她。一天她骚了吧唧地走过,笨笨正好在修剪花草,情迷之中就把灌木修成了蓝妹妹的小骚样儿。”我忘了是哪个搞艺术的说过:一个人要成什么样儿,18岁时就奠定了,其他岁月都是为它添枝加叶。J要成什么样儿,8岁的时候就奠定了。 

这一年我们同上了几堂法语课,有一回课上背诵一篇跟凯旋门有关的课文,大概是说“30年了,代表拿破仑精神的凯旋门才修好。”J气定神闲站起来背诵:“30年了……”她停住了,清了清嗓子再来一遍:“30年了……”又卡壳了,周围鸦雀无声,人人屏住呼吸,她重新酝酿情绪,大声背:“30年了……”,我迅速接了一句:“还是没有人把她给娶走。”我还老喜欢假以指点迷津的名目,探知了她好多匪夷所思的桃色事件,诸如开宝马泡宫宵的派出所民警,地铁站以为抢包的其实是拉着她要电话的叔叔,突然人间蒸发的帅哥,误以为她18岁实际上他才18的洋混子……每逢听完我都乐不可支,不仅没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建议,还时不常挖苦两句。J最大的优点是不计较,总乐呵呵的,明知道好多事儿很傻,她也勇往直前,就算有人把这些傻事儿当成段子,她也笑得比其他任何人都响。“胆怯的智慧还在犹豫时,勇敢的无知已经行动了”,有时见着傻乐傻乐的J,我会既带点优越感,又酸不叽儿地想起索尔·贝娄这句话,心说如果我能再沾J黄豆大点儿的滑稽气,就会更快乐。 

不过有一天J特严肃地问我:“是不是我的外表老让人觉得我是个特肤浅、特愚蠢、特随便的姑娘?”我觉得不论我说出什么都不能把自己说服,更别说开导J了,只好采用精神口号激励法:“你身上美丽的微光始终照亮这丑陋的世界,至于那些邋遢的土鳖们怎么认为——你尿他们丫呀?” 

今年我认识了好几个有内秀的姑娘,她们人人都博览群书,能写俩字儿,各有各的小聪明,不论物理姿色如何,她们都有文艺女青年美。可我老觉得我越来越像个岁数大起来的老色狼,干也干不动了更没心气儿周旋,只想享受点简单的漂亮,过分倾慕心灵之美,不是我那一口儿啦。所以跟这些姑娘们我始终走得不那么近。女孩儿确实需要一两个逛街抖骚的姐们,可要谈文论道,还是得找男人。一圈姑娘一坐,多少都有点心劲儿较量,一旦遇到更牛逼的文艺女青年,连篇背诵高深莫测的名句,再说出几个我闻所未闻的人名,得了,我深深深深的自卑全出来了,只想着赶紧回家读诗看书提高自身修养,往往收效甚微,比因胖受了刺激回家吞蛔虫卵减肥慢多了。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J没内秀,更不是说我只跟比我还蠢的人交朋友。有一次我和一圈真假文艺女青年,及J一起同一位风韵犹存的文艺男中年吃饭。这位文男中有一个可爱之处和一个可恨之处。可爱的是他认为所有姑娘只要年轻就是漂亮,这直接导致了那可恨——他跟所有年轻姑娘调情嬉闹,勾肩搭背,真是如沐春风好不得意。事后我愤愤地朝J抱怨:“我好不容易进化成一头内外兼修的女文青,却发现寂寞的山谷里人人都有春天,真他妈操蛋。”J大笑不止:“就为个觉得每个年轻姑娘都崇拜他都归他保护的大包大揽叔叔?至于吗?场面上给他点儿面子大家都开心,要真拿你勃发的青春给他那奄奄一息的灵魂冲喜,那可真傻逼了。”我彻底折服了!J这番话不仅颇具智慧,其更高的是境界。我想同样的道理要换成牛逼女文青来说,估计要背诗了:“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除非灵魂拍手作歌。”猛一句甩出来,我利马就被自卑给砸晕了,哪还有心力琢磨到底是啥意思。

 今年J总算修成正果,抵达了都市时髦女郎的终极圣地——巴黎。走之前我们一前一后到我办公室招摇,J扭着超短裙走前面,大咧咧招呼着同仁:“我们骚货军团来啦!我主攻国外”,回身一指我:“她主攻国内。”我真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个画面,好让导演把我给摘出来。可是时间并没有停顿,仍旧把我们冲刷向前。J迅速融入汇集时髦小青年的巴黎街头,看不出一点外来移民的样子,桃色事件依旧不断,她还间或写点异域见闻。其中一篇发表在《三联生活周刊》封底压轴页,引起了读者巨大的反响。其中一位是这么评论的:“写得什么呀?油里油气,挺2的。”这位读者慧眼,文如其人。

---------------------------找补两句分割线-----------------

1 只要没过春节,就都是这一年!

2 得再强调一次,最近我在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请注意,不是重读,是第一次读.但是幸运的是,我一口气看完,终于也能够特骄傲地说:"我开始'重读'<百年孤独>啦,还跟我第一遍读时一样牛逼!"沾点大师的皮毛,我的朋友们写得部分现实,部分魔幻.我尤其要向当事人强调魔幻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