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出差间隙写的拉格菲  

2007-09-25 10:2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东京池袋的购物区有一爿小店,姑且叫它“明星设计师趣味收藏店”吧,店面划分了几个区域:马克·雅格布斯的名号引领下,是一堆破破烂烂价格不菲的“懒鬼休闲服”,跟着斯黛拉·麦卡特尼的是CHLOE式的短打宽袖小褂,还有纽约社交名媛设计师托瑞·巴琪的名字,下面是花里胡哨的束腰上衣。到了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只有一张他的巨幅照片,左边挂着几把小花纸扇,右边镶满了银戒指。他还是那个著名的样子:灰白头发扎马尾,爱德华时期的高领衬衣把脖子裹得严严实实,着黑色紧身外衣,戴墨镜,手上全是银戒指。花纸扇子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以前的拉格菲尔德喜欢穿山本耀司的宽袍大袖,手摇纸扇气度不凡,5年前突然形象大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一般认为是因为他减肥成功,无需纸扇做道具,可按我的理解,答案可以从《神雕侠侣》里找到:自诩武功高强的霍都公子拿把扇子跟人打架,被人在扇面上写了“尔乃蛮夷”,从此就再也不好意思持扇招摇了。

 也大概是5年前,有人在报纸上称赞卡尔·拉格菲尔德是多么低调。他藏在香奈儿的黑白茶花后面,面目模糊,不会像凯文·克莱恩或者拉尔夫·劳伦那样在品牌广告中亲自上阵,也没有跟唐娜凯伦·范思哲似的整天出入脱口秀节目,他甚至没有创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在那时,这已经是个时髦。可几年后,他一个人把所有事儿都干了。2002年,花13个月减掉40公斤的拉格菲尔德和他的医生合写了减肥秘籍《3D》,意为Designer,Doctor 和Diet,列了一大堆不切实际的健康食谱,更像是为形象转变做铺垫,书卖掉至少20万册,他进入了大众视野。同一年他为香奈儿增设了新的系列“人造卫星”,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同时兼任摄影师,为这一系列拍摄了产品目录,并开始为时尚杂志拍大片(他甚至在柏林举行了摄影展)。他还在巴黎开了家叫7L的书店,出版的书籍从音乐到神话无所不包,捎带售卖他所喜爱的作家的书,比如E B 怀特,有的书很有理想主义色彩:一本《访谈》杂志10年内的诗精选,重43公斤,放置在拉格菲尔德亲自设计的木质小推车上。他还出了唱片,名为“我最喜欢的歌”。更多的通俗名声来自影视作品,他出现在至少20部电视短片中,今年拍起了电影。《绝密拉格菲尔德》是个记录片,主要演员是设计师本人,尼可·基得曼和摩纳哥王妃卡洛琳,今年2月份就完工了,在柏林电影节上转了一圈,终于在10月10号准备公映。

  1983年接手香奈儿时,可可·香奈儿已经去世12年,公司业绩下滑严重,品牌有点像个捎带手生产衣服的香水公司(当时最畅销的是NO 5香水)。香奈儿的标志套装——窄肩方格上衣,匹配的及膝裙——被称为“省级政治妇女的装束”。没有人想碰这个烫手山芋,在时尚界看来,香奈儿已经死了。拉格菲尔德把成衣的流行元素放进了设计高级定制中,几年前高级定制还是弄潮的行当,现在时尚从街上来。他嘲讽了香奈儿的套装,放松了腰线,裙子被剪成迷你样式,有时搭配夹有棉絮的跑鞋,或者热裤,还把从饶舌歌手身上摘下的铁链披挂上身。当超大号的双C出现在香奈儿的设计中,这个品牌也恢复了超大号的名声,中产阶级的霉臭一扫而光。阴柔、易碎、诗意是拉格菲尔德为香奈儿奠定的基调,他还为芬迪炮制了一系列具有锋利感的成衣,但一放到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时,就全不是那么回事了。2005年,他把“卡尔·拉格菲尔德”这个名号卖给了Tommy Hilfiger,换回了2900万美元(经过几次转手,卡尔·拉格菲尔德的使用权归廉价、大型零售商沃尔玛所有),开始推出自有品牌。但到底设计出什么统统语焉不详,“卡尔·拉格菲尔德”这个品牌更像是个设计师自我形象塑造的经纪公司,推出的最成功的产品就是拉格菲尔德本人。 

他的秘密还剩下什么?也许是年龄。他自称出生于1938年,但去年有一英国时尚作家爱莉希娅·得雷克写了本书《美丽的秋天》披露,拉格菲尔德出生于1933年,他谎报了5岁。书还讲述了1970年代设计师和伊夫·圣洛朗的争斗,坊间总认为他们自青年时代起就是好友,但得雷克经过考证认为他们早就反目成仇。2002年伊夫·圣洛朗退休前夕,拉格菲尔德的门客就到处散播,这位纵横巴黎50年的老设计师已经变成了普鲁斯特,羸弱、神经质,被艺术拖累,而拉格菲尔德毫无衰退迹象,甚至有个算命的还说:他越老就越成功。更多的秘密还是由拉格菲尔德自己披露。他有个完美主义母亲,42岁生下他,一点也不显老,当他开始抽烟时,母亲斥责说:“你的手指头非常难看,抽烟会强化这一点。”他从此再也不碰香烟。他这辈子只爱过一个人,巴黎贵族雅克·巴谢尔,他们从没生活过在一起,恋爱是柏拉图式的,1989年雅克因为爱滋病去世,他就再也没爱过别人。他有点信息强迫症,读大量杂志,买所有能买到的报纸(往往堆在一边,来不及看),有100多台iPod。他工作时也不避讳记者,于是全世界都可以领略位于巴黎Rue Cambon的香奈儿总部时常上演的一幕:拉格菲尔德带着22个助理浩浩荡荡来到顶楼的工作室,有几个穿白T恤牛仔裤的模特等在那里,他看着瘦成一根棍的娃娃脸模特,对助理说:“她至少还有两公斤需要减。”模特们一件件试穿刚设计出的成衣,每一身都引来助理陶醉的惊呼:“太棒了!”“哦!拉格!”他耸耸肩接受了这些赞美,自己却不满意,迅速在面前衬垫上的一张纸上修改勾画。他嘲笑那些笨拙的同行,总是直接拿布在模特身上围来围去,他更青睐于艺术家的方式,画在纸上,很少碰布料。改成后又是一阵惊呼,他迅速将指揉成一团,扔进了旁边一个垃圾筒。“我会扔掉所有东西,不留档案,不留草图,不留照片,不留衣服,什么都不留,我通过忘记来创造。这里最值钱的是垃圾筒。” 

拉格菲尔德迅速完成自我塑造的这几年,时尚界也出现了更多明星设计师。GUCCI有汤姆·福得,迪奥有约翰·加里亚诺,LV有马克·雅格布斯,一旦当上了大牌的设计师,不把自己打扮成明星都不好意思出来混。擅长自我表现,深谙获取公共知名度的艺术,是拉格菲尔德们的诀窍。今年3月,《纽约客》刊登了1万多字的拉格菲尔德“人物侧写”,在详尽的叙述中,我突然发现了拉格菲尔德真正的“绝密”。他的减肥秘籍列举了一堆健康要决:多喝水,多吃胡萝卜,保证每天睡7个小时。但在接受采访中,拉格菲尔德从没用餐,而是喝掉了像黑芝麻糊一样形迹可疑的液体,随后又举行了盛大的迎接摩纳哥王妃卡洛琳的晚宴,从夜里8点半开始,持续到凌晨4点,拉格菲尔德毫无睡意,充沛的精力也许才是他那“时装恺撒大帝”形象背后最大的秘密。直到最坚强的夜行动物也支撑不住踉跄着回房间,拉格菲尔德还一直手举相机尾随其后,拍摄下这欢宴的最后一刻。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