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葬礼(小小小说)  

2007-08-11 12:2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一直在下雨,我嚷嚷着抱怨:“你们怎么谁都不看天气预报呀?”我穿着一双匡威的白球鞋,用碳水笔涂成了黑色,雨水一淋显得很脏。小路穿着黑色的T恤衫,可领口下面有一只红嘴巴猴子,他没有把水果花样的球鞋涂成黑色。毛毛穿了条黑色连衣裙,镶了好多金片,她一边揪一边原地转圈,很快我们站的地方就金光闪闪了。 

这一天是小鱼下葬的日子。穿得像楼盘保安的送殡员笔直站在雨里,旁边是装饰着菊花的小轿子,脚底下有一条黑线标出的路线,手里紧紧攥着大黑伞。“干吗不把伞打起来吗?至少可以遮4、5个人”,毛毛也开始抱怨。“伞是给亡者打的!”小路瞪了她一眼。我们谁也没来过火葬场,我们太年轻了,周围的亲友都活得很好呢,死亡是什么,也完全没有概念。小鱼是被车给撞死的。我跟他是职高的同学,小路是他音像店的同事,毛毛,也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我们经常下午一起翘班,在街上闲逛,打发时间。 

“你们是小鱼的朋友们吧?”红着眼睛的小鱼妈妈走过来问我们。我突然为我们的着装感到很难为情,内疚地抓住小鱼妈妈的手:“请节哀……”可很不习惯这种郑重的语言,又沉默了。我们被安排在送殡队伍最末,小鱼的亲戚朋友都悲痛地缓缓走在前面,最前面是那个装饰着菊花的小轿子,上面是小鱼的骨灰盒,被红色的布盖着。“我们都没见到小鱼最后一面,他就变成一盒灰了!”毛毛小声说。“真不能理解,要把人烧掉。不过如果埋起来,人就会腐烂,也很恶心吧。”小路也开始议论。我觉得走在他们旁边很丢人,他们完全没有真正的吊唁的心情。我大声提醒他们:“小鱼已经死了!”他们和前面的几个亲友都看了我一眼,没有人责怪我说出了这个无需说明的事实,又继续往前走。 

其实我们已经给小鱼举行过一次葬礼。在网上,小鱼的博客里。我们轮流在上面留言:“小鱼,我们想念你!”小路还写过一条:“真应该对你好一点。”他总是嘲讽小鱼是个胆小鬼。我们还做了大大的FLASH字体:祝你在天堂过得好!我们相信小鱼肯定要上天堂的,他才20岁,什么坏事都没来得及干呢。小鱼最后一篇日记写于7月22日,那天我们一块打牌,毛毛输哭了,还有一张我们扮鬼脸的照片。看着这些我们一下就想起了跟小鱼在一起的日子,我们在他博客上写的话,他好象也能看到吧。小路还发过来一个叫“死亡博客”的链接,小鱼也被列在上面,还有一群20来岁的“逝者”,下面跟着他们的博客。我像偷窥别人的遗物似的点开了好几个,一个16岁被枪杀的男孩,一个21岁出车祸的女孩,还有一个30岁吸毒过量的男人。电脑像炸开一样响起互相争夺的音乐,他们都在博客里放了歌,还有一大堆五花八门的照片,每个人都很丰富多彩呀。可一想到他们都已经死了,心里就怪怪的。小路问我:“把这些死亡博客汇集起来有什么意思呢?”“可能就像墓地一样吧,当你去悼念你的朋友,也要路过其他人的墓碑,不得不把悲伤的心情分给他们一些。”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的,我们的身体,头发,指甲,喜欢的东西都被烧成灰,可我们的博客怎么办呢? 

真正的葬礼结束后,毛毛一直很沉默。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感慨了一声:“死是什么滋味呀?真希望小鱼能告诉我。”大家的心情更加低落。“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吧!”为了缓解气氛,小路故做雀跃地说:“就在前几天,凌晨3点,我看见小鱼的MSN登陆了,我不敢跟他说话,他也不跟我说话,他在上面呆到了6点,然后消失了。”我跟毛毛不知道该说什么。小路像恳求回应似的看着我们,毛毛只好假装赞叹地说:“这个鬼故事真可怕,比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突然你听到有人敲门还要可怕!”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