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奔东的洋车快着点儿  

2007-06-11 09:3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好小说的同事苌苌提到《侠隐》,另几个同事附和。虽然我从没听过这小说,为了不甘人后,利马楼下书店买了本。

“他出了干面胡同西口,沿着哈德门大街上的电车轨道向北走。没一会儿就到了东四南大街……刚过六条就止步回头……顺着轨道拐上了北新桥西大街。想了想,改天再去雍和宫吧。”

两页没看完,就觉得像拿了本北京地图。据说,老北京就是这书最大的特点。再往后看就有点不对劲了:

“一溜溜灰房儿,街边儿的大槐树,洒得满地的落蕊,大院墙头儿上爬出来的蓝蓝白白的喇叭花儿,一阵阵的蝉鸣,胡同口儿上等客人的那些洋车,板凳儿上抽着烟袋锅儿晒太阳的老头儿,路边儿的果子摊儿……”

“儿”太多啦!读着都难受。

一下能想到用北京话写作的肯定是王朔,前几年觉得他不怎么用“儿”,可要朗读出来肯定是京腔,“儿”自各就出来了,不过北京化版金刚经又“儿”个没完——瓢亮子儿翻面儿是法海满盘左轮七窍;和尚欠我一顿聊天儿。比较几十年如一日的是另一北京作家苗师傅。。。他不大“儿”,但也京味十足,主要表现有两点:永远省略量词,一作家,一朋友,一从美国来的洋骗子;另外是通篇懒不塌塌的,北京老爷们说话那种让人想踹他两脚的调调。

刚到北京时,接受过“儿”化教育。有一回讲述从昌平抵京的遭遇,我说:“一到德胜门儿我就被涌涌儿的人挤下了车门儿”,北京同学大怒,教导说:小门可以叫门儿,大门不能叫门儿。我就不明白了,多么大的门算大门,西直门儿不行,故宫的门儿行不行?其实是抬杠,意思我明白了,不随便“儿”是为了尊重,比如美国的是电影儿,法国的就是电影。

可到底怎么“儿”我始终无法正确掌握。有一阵子为了伪装成北京人,我写东西也乱“儿”一气,正赶上拿马尔克斯的《LIVING TO TELL THE TALE》翻译着玩,我有如下译作: 

“那事儿发生在周一。等到下周二,我和我这辈子最铁的哥儿们某某某在打噶噶儿的时候见着这么一场面:当时人们都在打盹儿,我俩突然被窗外的声响儿吸引过去。街面儿上,一女人穿丧服慢腾腾走过,旁边儿跟一12、3的小姑娘儿,捧一包在报纸里的败了花儿。她们都擎着黑伞以躲避灼人的阳光,可对同样灼人的街边儿恬不知耻的观客眼神儿,她们毫不在意。这是那个贼的妈妈和小妹,她们要为那个可怜的墓碑献花儿。”

你这下明白了为什么马尔克斯拒绝授权中国人翻译他的书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