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为个人问题而写,写完觉得我这个人真成问题  

2006-01-12 11: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命年一过


有个说法,女的本命年一过,就下坡路走得飞快。没到这儿的时候,我认为这话不是事实,而是一个暗示性很强的幌子——要知道,我10岁的时候就写过日记:如果人不再年年数着岁数,是不是就永远不会老呢?现在我像从10岁一下子跃了两个本命年的坎儿,忽然发现这个幌子不仅暗示性很强,而且更可怕的是,它是事实。

前几天接到一个高中同学的电话。我上来问,你谁呀,她很熟络:“你怎么连我都听不出来啦?张少红呀!”我的确听不出来了,此人高中毕业后再也没联系过。号码显示她还在我们老家,这一通电话打来显然不该只是叙叙旧。她唠叨了半天如何辗转通过她妈的同事找到我爸的哥们找到我家电话又找到我的电话。最后她终于说了:“我今年要结婚了。在北京认识的,结完婚跟他移民加拿大。”听完我赶紧祝福两句,期望她快点挂断,因为更难缠的还在后边儿。爸妈的电话果然紧随其后:“你同学张少红找你了吧?她要结婚了!这姑娘高中时学习可不如你好,现在你得学学她,抓紧呀……”我嘴上敷衍,心里记恨这张少红,她一圈炫耀下来,得害多少人呀?老爷子临了嘱咐:“我可等着个外孙玩玩呦。”

关于还拿学习好坏论英雄的过时逻辑,我在电话里都没好意思反驳他们。学习好,不过证明成功掌握了考试技能,半点不能反映生活智慧。一出校门,就没人再关心你的成绩单。但假如以面子观揣测爸妈,他们也只能沉浸在我这点好处上,经过各类教育的一番修理,我终于打开了生活考卷,可他们却发现,这门课我不擅长,落后了。而那个张少红,我可学不了。当年她学习是差,却颇有姿色,以上两方面我恰与其相反,作为互补,成了好友。我们也曾分享过小秘密,也曾恨不能连内衣都换着穿,也曾课间拉着手去厕所。现在我也不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为什么还记得那件事儿:一次厕所之行,她的钥匙掉进了茅坑。我撇撇嘴:“走吧,别要了。”她二话没说,弯腰俯身,伸手捞了上来。在那个污秽不堪的公共厕所,我一边干呕,一边隐隐觉得,这是个我不认识的张少红。此后类似事件又发生了一次,不过出在我自己身上。一次旅行途中,我把眼镜掉厕所里了。作为一个朴素的高中生,浑身上下就这玩意最值钱,但我望了望脚下深处闪着光的眼镜片,没捞,提裤子走人。

以上不过是两件气味不佳的陈年往事,但现在回想起来,再拿弗罗伊德或者荣格那一套分析分析,可以得出结论:我跟张少红命运殊异,皆因我们压根不是一类人。她意志坚强,目标明确,活得更加实际;我呢,性格软弱,善于开脱,活得不够积极。眼镜事件中,我给自己找了如下理由:不用捞,反正爸妈也看不出来;就是看出来了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厕所多脏呀。现在,同样的理由也可以来开脱我的大龄未婚女青年景况:不必着急,反正爸妈不在身边也管不了那么多;再熬两年他们也就不管了;为了婚姻牺牲我自由散漫想吃吃想睡睡的生活,多可怕呀。我依然记得考上大学那会儿,我爸在酒席上的豪言:“没能力的孩子,我就把她留在身边,有能力的,才送出去闯荡。”可他们希望我闯荡的结果,应该不是上了学找了工作之后就过着优哉游哉的独身生活,而是张少红那样的:即使没考上大学,也要来北京上英语学习班,考自考,然后找到个男人,嫁了,去加拿大。

我觉得父母给我的人生规划,犯了没有量体裁衣的错误,没有明白性格决定命运的道理。有时候我设想,假使我有个继承了自己秉性的闺女,就将她留在身边儿,从小给她喝依云矿泉水,木瓜牛奶喂大,养的皮薄肉嫩,腰细胸大,高中毕业后只准学唱歌跳舞琴棋书画,之后找个好人一嫁,她这一辈子就幸福了,我当妈的任务也完成了。可不论是张少红那种,还是假想中的这类,我都很鄙视。不是价值观上的,而是气质上的。

最终投脾气的,也就大部分是大龄未婚者同类了。有实际型的,经过夜里的辗转反侧,写下这样的人生规划:“有三条路:一是我储备好足够我休息两三年的钱,先把孩子混大到托儿所的年龄,还要考虑到天灾人祸战争爆发通货膨胀的因素,大约需要两三百万,我是决计没这本事的;二是嫁个收入是我两倍的男人,前提是他不抛弃我们母子二人肯付生活费,不会因为我怀孕丑陋而嫌弃我,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找到这种人,年老色衰后怎么还会有这种可能性呢?三是不生孩子,把自己顾住,绝对不能失业,还要奉养父母,祈祷他们千万别生什么大病,别住哈医大二院。看来看去,还是第三种比较简便易行。”还有爱情型的,因为爱上了7岁儿子的爸,既没有结婚的可能,连男友的身份也无法暴露,打算用青春抵抗禁忌,投靠爱情。更有独立型,宣称自给自足,自娱自乐,既不要婚姻作保障,也不用婚姻抚慰。相比之下,我算精神型,既喜欢沉浸于虚构的小生境,又对婚姻倍感失望。在本命年之前,我们并没自动凑成这样一类,凡事都有挡箭牌:我还年轻,修远人生路,慢慢求索之无妨。但脸色不再是一瓶玉兰油就能打发,周围的人也纷纷告诉我们:你可老大不小啦。于是好象命中注定一样,一群人凑起来,一起惨淡,一起雀跃,一起交流那外人看上去十分不幸的生活。

有时候,我想问自己,问她们,我们幸福吗?我想我们会回答,幸福。但会迟疑一下。我们为什么要迟疑这一下?当我被爸妈的逼问搞得不胜其烦;当她因为觉得人生规划无望而夜不能眠;当她因为7岁儿子的爸不能陪自己过圣诞而在烟火中哭泣;当她买了一箱水果一步一歇地往家搬——在本命年之后的这段日子里,我们的生活,一半是实体,一半是虚妄,我们不屑于那个实体的,在乎那个虚妄的——这样自由的,独立的生活,能不能再长一些呀。

不过不是谁想一生怎样就能怎样,软弱的人再咬牙,该做不到还是做不到。我不知道面对父母亲友的压力,精神还能支撑多久,而现实总有办法解决,爱情也不十分可靠,唯有自立自强的独立型,我认识的叫李小花的姐姐,她的独身之路最坚定。李小花的本命年过去4年了,她宣称:“实践证明,有生理问题的时候,我们有办法解决;老来寂寞的时候,这些朋友也足够。”她还分析了她有我等无的现实条件:“我有个妹妹,已结婚生子。父母对子女的盼头也就这些,他们根本不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随我去了。你们就不行,过不了父母这一关。”这样看来,她最有决心、有毅力、有条件,过上随心所欲的日子。可有天夜里,她电话向我哭诉:“我有个喜欢的人,他结婚了。”我禁不住拿她的独身论来提醒她,但她说:“我是觉得,别人的生活都在前进,只有我的停滞不前。”凌晨时分,她哭得特别伤心。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6-1-4 9:56:48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