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bono  

2006-01-12 10:5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援助非洲难民的“LIVE AID”义演中,博诺不过是众多参演明星中的一个。但随后他成为受“LIVE AID”影响最深的一个。演出后,为了更真切了解非洲饥荒,他与妻子到达埃塞俄比亚,在一个孤儿院工作了6个星期。“清晨的时候,薄雾挂起来。”博诺这样回忆:“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出帐篷,清点饿死的儿童的尸体。有时候更糟糕,会有父亲抱着他奄奄一息孩子走向你,说:‘收留他吧,因为如果是你的孩子,他就不会饿死。’”

2005年倡导减免非洲国家债务的“LIVE 8”义演中,博诺便不仅是参演一员,也是“LIVE 8”的重要发起人之一。他与英国歌星鲍勃·甘道夫在世界5个城市成功组织了义演,并分别与英国首相布莱尔、美国总统布什就减免非洲国家债务进行了会面。义演引发关注,八国首脑在G8高峰会议上达成一致:到2010年,对穷国的援助款项增加至每年500美元,同时免除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400亿美元债务。由此,博诺当选《时代》周刊2005“年度人物”。

明星与慈善之间从来不乏联系。义演如“LIVE 8”,有威利·尼尔森召集美国乡村歌手援助农民的“Farm Aid”;布鲁斯史宾斯汀发起,抗议南非白人政府种族歧视的“Sun City”;博诺的同道,则有反对过度开采的保罗·麦卡特尼,爱滋病的斗士安吉丽娜·茱莉,倡导环境保护的卡麦隆·迪亚兹等等。但以形象与艺术性被人接受的明星一旦开始关心公益,总会引发疑问: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世界?今年11月,刚刚获得国际人道主义奖的安吉丽娜·茱莉,与希拉里·克林顿、美国国务卿赖斯都出现在全球企业抗艾滋病联合会的酒会中,共同为抗击非洲地区爱滋病而慷慨陈词。安吉丽娜的这一行为遭到网络杂志《Slate》的讥讽。她的动机值得怀疑:“明星通过大众形象和宣传所产生的巨大力量可以说服人们购买可口可乐或者耐克,但他们的行为中从来没有‘无私’这个字眼。金钱赋予了他们责任感。” 安吉丽娜的演讲逻辑也遭到耻笑,在抗击非洲地区爱滋病这个话题上,“她只会向观众施加压力以向CEO们施加压力再向政客施加压力。如果上述人等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能再号召其他人去号召另外的人。”与共同站在演讲台上的希拉里和赖斯不同,她的主旨是“那些用于伊拉克战争的军费应该用于帮助非洲的爱滋病患者。”《Slate》认为即便安吉丽娜有公益心,也站错了地方,“对于支持伊拉克战争的希拉里和赖斯,她应该到她们的办公室外去抗议,而非并肩而立。”在《Slate》的刻薄论调之下,明星将生活的任何一个角度都当成舞台,以通过终极的自我表现来给世界留下个印象。慈善,不过也是手段,为了表明他们在外貌与艺术之外,还富有智慧与使命感,其目的与1930年代明星热衷参与共产党集会并无二致。而这些浮华之徒,在保持优雅风度享受奢靡生活的同时,谈论饥饿、疾病或者灾难是可笑而没有实际意义的。这一论调在网络上遭遇众多反对,大部分人对明星投身公益持赞扬态度,对于安吉丽娜·茱莉,有一个说法:“不能因为信使是个美人就杀掉她。”而更多人提到了博诺。

与其他热衷公益事业的明星不同,博诺的慈善之举给人留下更加严肃,更身体力行和富有成效的印象。1999年,他加入了慈善团体“福音两千”(Jubilee 2000 Movement),该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号召发达国家以及世界银行减免世界上52个最贫穷国家的3亿5千万美元的债务,这些国家主要位于非洲。2001年“福音两千”更名为“债务减免”(Drop the Debt),博诺留了下来,并成为最具号召力的发言人。同年他创立了DATA(分别为债务、爱滋病、贸易及非洲的英文缩写),与“债务减免”一道致力于反全球化和游说发达国家减免第三世界国家债务。博诺将DATA的宗旨与“马歇尔计划”相比,2001年1月,他与美国国务卿柯林·鲍威尔会面时说:“在欧洲,你依然可以见到我们父辈的人在谈论‘马歇尔计划’。这是欧洲对美国恩惠的记取,这比武力更有威力。” DATA所推行的减免非洲国家债务被比称为“非洲马歇尔计划”。“我们能否做点令我们这代人骄傲的事?”博诺对柯林·鲍威尔说。

2002年3月,博诺在媒体上检讨自己是个“自大狂和自私鬼”,之后在超级碗中场秀中来了一次流光溢彩的“自大狂”式表演;两天后,他又作为DATA的创始人、发言人和最具感召力的核心人物,出现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年会上。他与比尔·盖茨夫妇共同站在演讲台上,向众多经济首脑做了一番“减免非洲国家债务是符合美国最大利益”的“自私”的演讲。作为歌星的博诺,一个点头就可以引发万人体育馆的群情欢呼;作为慈善家的博诺,他的魅力则是严肃、平静和灵巧的。超级碗之后的两星期,博诺的DATA获得了美国“娱乐业基金会”10万美元的捐助;而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之后,他与比尔·盖茨夫妇进行了第一次私下会面,并共进了晚餐。虽然他们喝掉了上千美元的加州黑葡萄酒,但也就10亿美元可以救助多少非洲饥民进行了详细的计算。比尔·盖茨夫妇也被《时代》周刊评选为2005“年度人物”,但在“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非洲项目之后,博诺是推动者。2002年是三位慈善家共同致力非洲项目的开始,2005年则进入了核心阶段。对博诺来说,“LIVE 8”义演是最主要的一项。

但在“LIVE 8”义演举办前后,对博诺的质疑从没停止过。与20年前以筹集资金为目的的“LIVE AID”义演不同,“LIVE 8”与G8——八大工业国家高峰会议相对应,旨在引起八国领导人关注,以达成减免非洲国家债务的协议。这一目的是否能达成,在义演举办之前广受怀疑。最终义演的舆论压力使G8达成协议,对穷国的援助款项增加至每年500美元,同时免除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400亿美元债务,但政治评论家将这一协议形容为:“在一张满是伤疤的脸上抹口红”。“LIVE 8”的咏唱使人误以为非洲国家的贫穷仅来自于自然灾害,而G8协议对债务的减免则掩盖了发达国家的附加政治条件对非洲国家发展的阻碍。博诺与鲍勃·甘道夫被称为布莱尔与布什身边的两个“游吟诗人”。与安吉丽娜·茱莉在抗击爱滋病问题上的逻辑相似,一旦用政治思维衡量明星的公益举动,他们似乎显得空有激情却缺乏全局考量。虽然不会用政客的头脑思考,但博诺仍将推动政治决策视为慈善事业富有成效的关键:“艺术意味着‘不可能’,而政治则是‘可能’的艺术。我相信与政客进行面对面的谈判,比在万人体育馆唱几首歌更有效。”博诺仍旧孜孜不倦地游说克林顿和布什两任总统减免非洲国家债务,在联合国的千禧年首脑会议向安南施加压力,与保守派参议员杰西·海尔姆斯谈论贫困问题,在G8峰会上与布莱尔和普京会面……对博诺来说,行动比空谈与悲悯更重要。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5-12-25 16:20:58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