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哈罗德·品特  

2006-01-12 10:3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仍未揭晓。这一天,博彩网站Ladbrokes上的赔率发生了新变化:叙利亚诗人阿里·艾哈迈德·塞得的赔率是7-4,排第一;随后为美国作家乔伊斯·卡洛尔·奥兹,赔率7-1;菲利普·罗斯,赔率9-1;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赔率9-1。同一天,英国剧作家哈罗德·品特迎来了75岁大寿,他人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参加名为“哈罗德·品特戏剧艺术节”的开幕式。后来品特这样记录这一天:“那是我经历的最奇妙的周末。戏剧艺术节让我十分激动,可由于健康原因我必须拄着拐。结果下车的时候拐滑了一下,我摔在马路沿上,血流了一地,我磕破了头。这让我在医院呆了4个小时,左额缝了9针。一瞬间我觉得生活真美好,一瞬间又觉得自己快死了……”3天后,哈罗德·品特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得奖后的品特在伦敦的家门口迎接蜂拥而至的探访与祝贺。他左额头贴着胶布,表情很僵,这样的喜从天降对他来说像个折磨,他似乎没有及时地将心里的内容反映在脸上。他反复说的一句话是:“我被这个消息深深打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当天英国SKY新闻频道播报新闻时用了这样的方式:下面是一条关于哈罗德·品特的重要新闻;品特怎么了?他死了吗?不,他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品特的确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一匹老黑马,他获奖让全世界的表情也有些僵。但争论随后即至。英国《卫报》的评论是:“哈罗德·品特是硕果仅存的伟大剧作家,他的名字甚至被用来代表英国戏剧创作的一个流派‘品特派’。他获得过‘托尼戏剧奖’、‘纽约戏剧批评家奖’等,诺贝尔文学奖将荣誉授予他,是挽回了这个总是犯错误的奖项的声誉。”而来自美国《The New Criterion》说法却是:“诺贝尔文学奖又一次证明了它的荒谬。品特的戏剧完全是萨缪尔·贝克特的翻版——过于热情洋溢,又是彻头彻尾的二手货。他能够名存于世全依靠那些偏激的政治言论,他疯狂攻击美国政府,却搞不清楚布什究竟是个恶魔还是个天才。”

品特在1980年以前确以剧作家的身份闻名。他与贝克特相提并论,是因为二者都曾被认为属于荒诞派。品特作品中的人物常常身份不明,或言行举止缺乏明显动机,而清晰、中规中矩的情节以及结尾在他的剧中并不多见。他曾这样阐述戏剧:“现代戏剧的主要任务不是塑造人物,剧作家没有权力深入剧中人物的内心深处,妄想诱导观众通过其塑造的人物的眼睛去观察外界事物,剧作家在剧中能够给予观众的,只是他自己对某一特定场景的外观和模式、对随着剧情不断变化的事物的一种印象,以及他本人对这个奇妙的、变幻中的戏剧世界的一种神秘感觉。”这种神秘感觉在品特27岁写成的第一部戏《房间》中就已展现:一个神秘来客闯入一间半地下公寓,场景集中于逼仄狭小的房间,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剧中人物绝望恐慌。这些特点被总结为几个关键词:“品特式的房间”,“静默”,“胁迫感”,汇集一处被叫作“品特派”(Pinteresque)。

品特式阴冷狭小、四壁高耸、充满幽闭气质的房间,始终是他戏剧的表现场景,从第一部《房间》,到最近一部《庆典》(2000年),《美国戏剧》杂志说:“品特作品的变化只表现在房间墙壁的材制,以及布景由熏肉变成了鸡蛋,但显然房间的墙壁越坚固,品特就越受推崇。”这种场景下的人物总要迎来一个不速之客,要么吞吞吐吐,要么滔滔不绝,这种充满停顿的语言被称为品特式的“静默”——目的是掩藏真实意图,话里有话。按品特的说法,他是为了表达:“真实与谬误并无明确分界,它们不是非此即彼,却是时时共存。”《哈罗德·品特生平与作品》的作者迈克尔·毕灵顿曾将品特的语言与贝克特作了番比较:“在贝克特的剧本手稿中,总能见到‘vaugened’的标注,这是贝克特自创词,意思是去除过于个人化的表达,换成更容易普遍理解的词汇;而品特的剧本却充满简短的、跳跃的词,非常个人化。”这样的戏看上去不是要讲故事,却是在谈哲学,因此品特的戏剧总以晦涩难懂著称。他与评论家的关系不好(他曾说:“评论家是没用的废物”),也在剧作《归乡》公演时引得观众大骂:“这也敢叫戏剧?”,纷纷退场。但高深莫测也带来景仰,他的御用导演Peter Hall赞曰:“那种痛苦、自私、无耻、胁迫感正是我们的写照。品特不是要提供答案,他的戏剧展示了人性,却不解释人性。”而《哈罗德·品特生平与作品》一书则将剧作家的作品内涵归纳为:拒绝富有逻辑的故事性,通过对人们生活的瞬间一瞥来展现现代人内心的惊恐。品特的戏到底演的是什么,剧作家曾用他那非常个人化、简短的语言总结:“你家鸡尾酒柜里那只夜夜不宁的鼬鼠。”

到2000年,品特已经写了29部戏剧,24部电影剧本,2002年患上食道癌,文学创作渐疏。但剧作家的政治“声望”却在提高。今年2月,他宣布停止剧本创作,主要参与政治活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用政治观点解释以往作品。品特将早期的《生日宴会》、《守门人》用人道主义、自由、民主这样的字眼重新阐释。这种做法招致猛烈抨击。《当代评论》杂志翻出品特1961年的一段访谈:“我从不为观众写作。如果总担心自己的作品能被多少人理解接受,那我该去干别的,比如传道士或政治家。我为自己写作,而不是为了宗教或政治。”这番心中有我眼底无他的言论,与品特如今政治化戏剧作品的做法对比强烈,品特对此也有解释:“在我20来岁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些剧作是政治化的,但现在我认识到了。”戏剧之外,他也时时针砭时弊(主要抨击美国):1994年,他在《纽约书评》上撰文将美国政府称为“美帝暴政”;1996年,他以“不能接受争议政府”为由,拒绝了爵士封号;1999年,他针对科索沃战争抨击北约的干涉;2001年他加入了保卫米洛舍维奇不受审判的国际组织;2004年,他批判美、英联合发动伊拉克战争……

时常的偏激政治言论让品特多少有点不见容于世。1995年他在英国大卫·科恩文学奖颁奖礼上说:“我知道大家把我形容成一个高深莫测、沉默寡言、乖戾暴躁的人。你们都叫我‘那个愤怒的老头’。”品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英国媒体开始为剧作家的为人翻案,《卫报》叫他“绅士”,美国人却坚持称他“无赖”。按照托尔斯泰的说法,探究一个作家的为人时常找不到要点,因为他的生命已经融进了作品中。正是品特剧作与政治的关联才引发了如此迥异的评论。诺贝尔文学奖艺术性与政治性的话题又被重提,二者关系也许可以套用品特的“真实谬误论”:艺术性与政治性并非永远界限分明,它们不是非此即彼,而是时时并存。获奖后的品特也将这番话重新演绎:“作为一个艺术家,可以容忍真实与谬误的模糊;作为一个公民,我必须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谬误。”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5-10-16 15:13:02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