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与贝小共享贝娄  

2006-01-11 17:3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0年索尔·贝娄开始出版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把自己的名字从Solomon改成了Saul,有人说还可以改成Soul(灵魂),因为贝娄关注的是人们的灵魂。的确,索尔·贝娄笔下的现实并不是菲茨杰拉德描述的灯红酒绿,也不是海明威经历的斗牛、枪炮或者海上搏斗,他捕捉的是当代人类的心灵战栗。在《更多的人死于心碎》里,他写那个有缺陷的知识分子,“是一个优秀的人,当然也有着人类的弱点,管不住自己的性欲,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对爱的渴求。”这其实也在写自己,他仿佛是赫索格、赛勒姆和洪堡等无数知识分子的化身,而这些人,在贝娄笔下,都来自芝加哥。

贝娄是犹太人,1915年6月出生于加拿大,1924年全家移居芝加哥。他得以目睹了大萧条中的芝加哥城:银行家和屠夫都在阅读莎士比亚,谈论高深思想,因为他们对物质上的成功已经不抱多大的希望了。他坦陈,作为小说家的他就是在城市生活的熔炉中修炼而成的。“芝加哥的面包师、裁缝、小贩、保险经纪人和书商们的儿子都在读从公立图书馆借来的书,从中发现停泊在了一个他们真正属于的新海岸,发现了他们生来就有的权利,相互之间谈论心灵、社会、艺术、宗教、认识论。”芝加哥成了他的生活和作品的核心。

1933年贝娄就读于芝加哥大学,因为学费太贵,两年后转到西北大学,读人类学和社会学。他其实更热衷于文学:“有时候我觉得大萧条对我帮助很大。而它对其他学科的研究却不会有任何用处。”因此他总把论文写成一个故事。40年代末,《寻找格林先生》中出现了大萧条对他的“帮助”:“市区的这一部分在芝加哥大火后曾经重建,不到50年又成了一片废墟,工厂都钉上了木板,房屋都人去楼空,败落倾圯,中间还长了杂草。但使你感到的并不是荒凉之意,而是一种组织上的不善,放走了一股巨大的精力,从这一片大荒地放出的一种四散逃跑、无所依附、不受控制的力量。” 

二战的当兵经历之后,贝娄如愿进入芝加哥大学教书,直到1993年。这一年他的老友去世;一个黑人团体诽谤犹太人医生故意使黑人孩子感染爱滋病。这两件事让他离开芝加哥。但这座城市永远留在贝娄的作品中,甚至具有人格意味。但就如同不能因为福克纳写了极具南方风情的《喧哗与骚动》,就把他定义为“地域作家”一般,贝娄的芝加哥也被赋予了普遍意义。菲利普·罗斯在《重读索尔·贝娄》里赞叹这个犹太同胞:“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哥伦布,我们追随他成为美国作家。”而他笔下芝加哥人心灵的迷失,又揭发了美国人共同的情感,他被叫做“美国的灵魂”。

4月5日,89岁的索尔·贝娄在家中病逝。同样生于1915年,还与贝娄做过邻居的阿瑟·米勒也在今年去世,阿瑟·米勒被叫做“美国的脊梁”,索尔·贝娄则是“灵魂”。一年之内,美国失去了这么宝贵的两样。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5-4-20 0:38:43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