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一周小结. 少女莎士比亚奖和约翰.契弗  

2009-03-22 12:3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忘了说了,我在英国的时候,得过“少女莎士比亚奖”,得到了〈卫报〉、〈泰晤士报〉、〈独立报〉、〈太阳报〉和〈镜报〉(后两个刊登的是我获奖后不久在夜店衣着暴露舞姿挑逗的照片)的大肆报道。莎士比亚也地下有灵,托梦向评委会盛赞我:“虽然困困写的不是小说,不是戏剧,不是诗歌,而是东拼西凑的随笔,可她的叙述带有残忍的味道,嘴角沾满星星点点的血光,但绝不是痴人说梦,她是用怜悯的眼光看待我们人类的弱点!”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蓬勃而富有希望,我跟他见过几面,虽然没什么交流,也彬彬有礼,谁想到他自造了一堆匪夷所思的光环,那些瞎话连瞎子都能看出破绽来,却蒙骗了许多人;还有一个或几个老帮菜,我买过他们的书,看过他们的摄影展,再不济也耳闻过他们的大名,可近距离接触,原来那些光环也是用谎话、自吹、阿谀构成的,也是虚幻的肥皂泡,因为年头久了面子厚了,没有人给戳碎罢鸟。

前一阵子我收到两本张悦然编写的“蝉”系列杂志,我尤其偏爱那本“谎言”,那些有天赋才华的小女作家们,写起“谎言”来透着一股子诚实劲儿。当然了,她们最困扰的还是感情中的谎言,可相比之下,这是最平庸无奇的恶,杀伤范围不过区区几人,那些为了名声、金钱、地位、往上爬……所撒下的大谎,才央及无数祸害无穷呢。尤其对我这种仍怀有幻想的脆弱小心灵,简直是种世界观上的打击,我还以为人们仍然相信诚恳无欺、努力与勤奋、少说多做、别瞎吹牛比……可是,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啊,原来赞扬与报偿是专门给愚蠢和投机预备的。 

我怀着一腔困惑,环绕大半个北京城,穿越曲里拐弯的小胡同,前去拜访许老师,希望进行一些智慧谈话,获得一点精神灌溉,解决一下灵魂困扰,用许老师一贯的慷慨激昂、指点江山、粪土万户侯的方式,可是,我遭遇了许老师百年不遇的感情低落期,于是我们勉勉强强、不情不愿、心不在焉地进行了一次劣质情感谈话。那是一点火花也没有擦出。但是,许老师最后还是送我两句话:“不要在时代的洪流中左右摇摆,要坚定地追随内心的声音,”(这个这个,,,太平淡太心灵鸡汤了),但许老师接着说:“就是让你去自吹自擂、漫天胡话,你也不会你也做不来啊,所以你只能去做那些你最擅长的事.” 

 

2,厄普代克、塞林格和约翰·契弗,都属于“纽约客”派,前两个,我曾有两位偶像都粉过,一个将厄普代克当作30个世纪来最喜爱的作家,另一个,丫的女友们恨不能个个都想当老菲比而不是老萨丽。我本来是要向偶像学习的,可鬼使神差的拾起了约翰·契弗。 

这要感谢何叶老师,在一个小雨霏霏的夜晚,我们谈论完男人、女人、结婚、离婚、再婚……进行了太多太多的情感谈话后,何老师从包里摸出一本〈约翰·契弗短篇小说集〉,来自不明图书馆,定价两块2毛4,封皮班驳,中间碎成两截,前一截还皱皱巴巴像尿过似的,何叶老师说这是她读得太专心不小心摔倒在雪地上所致。她说我们进行点智慧谈话吧!就开始朗读精彩段落。过程中她至少说了不下10次“这里最为精巧”,“最精巧的是”,“实在太精巧了”

我花了一星期磨磨蹭蹭万分舍不得地读完,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天所朗读的“那是国王穿金衣骑象上山的时刻”,或者“此刻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避开全副武装的哨兵和越过崇山竣岭的边界”,而是。。。。而是一种感觉,这感觉不能够让我在书上划上道道,再抄录到拨棵上以备哪一回抄到稿子里。 

那感觉就是一个男人死里逃生,回到家来却没人想听他倾诉,孩子在打架,老婆在抱怨,抱怨她在饭桌上在家务里失去了青春、失去了美丽、失去了智慧。他老婆姐妹5个,大姐的丈夫去悬崖上散步就再也没回来;二姐的丈夫喝死了;三姐的丈夫在一家汽车旅馆的游泳池中神秘溺死;四姐的丈夫死于一次离奇车祸……而他的老婆,第5个姐妹,正拿着一只菜刀大发雷霆:“你毁了我的生活!”她是起了杀机吗?可男人一点都不害怕,他不害怕失去生命,他怕的是失去温柔、爱情、爱抚、愉悦的心境,害怕失去那些瑰丽美好的事情。他想打电话找个鸡重温一些柔情蜜意,可电话本看不清,点了火柴又烧着了纸,他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那影子一闪——好象是良知或者罪恶——的化身,他就再也不敢打电话找鸡了。他幻想出一个年轻的姑娘,就像4,5岁的小女孩常得的那种“幻想玩伴病”,那姑娘年轻、漂亮、需要关爱,需要力量,需要指点,她在邻居家的华尔兹舞曲响起来时会出现,在他倚在花园栏杆前走神的时候会出现,在他老婆大喊大叫他躲在洗手间里时会出现……可她也不是永远能够出现,她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向他告别,她拿着他的钱,带着他的爱意,要跟别人私奔去鸟.

约翰·契弗老师没有象马大师那样跟巫师生活在一起动不动就瞧见风卷着床单把一个姑娘卷上了天,他也不爱描述战争、死亡和流放,他就写那些生活在郊区的中产阶级夫妇,就写最平常的生活,就写那种好象我也在过着的生活。我们都身处在一片即将建成的文明世界,到处有玻璃高楼、大购物中心、不受约束的电影院,这简直是个繁荣昌盛、极有成就的世界,就连月嫂都看〈我的名字叫红〉,连苍蝇馆子都播放诺拉·琼斯,可是,我跟契弗老师的疑惑一样:为什么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焦虑和失望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