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本命年—腊月二十x  

2006-01-11 17:1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机场出来,我先看见了纪小波,他高挑黝黑,皮鞋油光钲亮。我还是朝父亲扑过去,想拥抱一下他,但他伸手接过我的行李,拘谨地笑起来,眼袋特别鼓,脸和身形比两年前又臃肿了许多。我停住了,手撩了下头发,对装扮不自信起来。每年回家,父亲都对我的装束有异议,不够活泼不够大气太邋遢太怪异……我等着父亲指出这次的毛病,纪小波已经接过我的行李,说:“你爸提前一个小时就来等你了。”我把脸转向他,硬生生地说:“谢谢啦。”他鼻子上有个红包,这让我很难受。

纪小波是我父亲的手下。七年前突然出现在我生活里,雨雪天气接送我上学,逢年过节就给我家搬来些礼物。我那时是个高中生,他长我四岁,长得不难看,还有点那些男同学身上没有的风趣。他开着小车带我到处瞎转,彬彬有礼又不太疏远。按说我应该不讨厌他的。可一见到他在我父亲面前的样子,我就充满厌恶。他很尊敬我父亲,尊敬得有点过火,站得不那么直,脖子上象装了弹簧一样时不时地抖动,脸上挂着可怜的红。每当这时候我都故意在他身旁把椅子踹得铛铛响,或者让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但他全当什么都没发生,眼睛专注地放在我父亲身上,在我看来非常谄媚。可能父亲的下属在他面前都是这样,我知道他非常严厉,实际上我见到他,也禁不住有点害怕。

车子没有拐进我熟悉的胡同,却在一条很新的马路上飞驰。路边的店铺崭新,在这春节旺季也生意冷清,冬青树也是新栽的,低矮嫩绿,在冷风里显得很可怜。我不愿承认自己厌烦了家乡的小里小气,把这种感觉归咎为离开太久了。我两年没回过家,其中一年半在英国留学,另外半年在北京上了班。父亲把我送出国之前,其实有过顾虑。他自己肯定不会说这些琐事,纪小波聪明伶俐,最善于转述。“你爸担心你本命年出国犯太岁,特意找人算了算,说你这个本命年宜远行,利学业,这才放心让你走……”纪小波在我出国前的家宴上,像背台词似地说。他举着杯红酒,台词没背完,就被父亲打断:“说这些干什么?”纪小波的灵巧从未遭此不幸,他手里还攥着那杯酒,脸色努力恢复平静,可克制尴尬的意图明显极了,他一口气喝了那酒,重重坐回椅子上。其实我早就发现他的沮丧,我很恶毒地想,他在我身上下的工夫终于要白费,我要离开,不再回来啦。这种雀跃想法笼罩下,我越发觉得纪小波有点意志上的奄奄一息。实际上他坐回去后,突然好象变得很累,目光长时间垂落在桌上的一盘黄瓜上,肩膀也塌下来。突然,我看见他莫名其妙地踢了一下桌子腿。

车子停在一个陌生的小区。两年没回,搬家了。新房子大,华丽,到处都是冷冰冰的陌生的光。我探头到自己的房间,格局没变,小单人床没有了。我站在门口,除了陌生感,还有一种深深的沮丧。纪小波伸着胳膊说:“看门框,那是你爸特意找人摆在那儿的,为的是让你早点给他带个女婿回家……哈哈哈。”顺着他的手,门框两侧摆了两只玉狮子,斜照进屋的夕阳让它们一只深,一只浅。父亲站在不远处,望着我们,脸上是对纪小波学舌的默许。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5-2-5 15:15:08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