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纹身者说  

2006-01-11 17:0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纹身的理由很简单,挡疤。那是阑尾余孽,手术残根,医生的忠告是,要么装个前卫的拉链,要么纹个身。我选择后者。现代社会对艺术青年真是方便。

我的纹身师穿着镂空小褂,腰上拴了铁链,这身行头真是妙极了,尤其当我考虑到他是个艺术家的时候。他扔给我几本厚厚的纹身图册,转身走了。他还要接待排着长队的问询者。一个穿套装的白领问:“纹身疼吗?”他说:“疼痛是快感的最高体现。”还有个戴眼镜的书生:“会流血吗?”“艺术意味着有始有终,以玄妙的颜料开始,就得以鲜血告终。”实际上他还是个兼职哲学教授,书架上摆了一溜法兰西思想文化丛书。

我翻阅画册,全是艺术!我立刻花了眼,不过很快被一幅人像吸引,像迪费雷纳闪烁着光辉的油画,一个娇好的,丰润的光膀子女人侧面,充满活力,跟手指甲一样呈粉红色。但纹身师说这个要2000块。我知道这是身体雕刻,将跟随一生,可不能被金钱左右。最后我选了一片四叶草,只要500块。当然跟钱没关系,纹身师说对疤来说它最合适。

我露出肚皮,准备接受针尖的考验。但纹身师使劲在那儿拍了一下。你小时候玩过氤纸吗?就是用吐沫把纸片上的小人粘到本上。我肚皮上粘了一张画着四叶草的纸片,湿漉漉的,大概费了很多吐沫。揭下纸片,轮廓留在肚皮上,这是他做画的草图。躺上工作台就闻到医院的味道,看见狰狞的纹身机,我选择闭上眼睛。马上有一种被压抑的混乱气氛,被克制的暴力行为,仿佛爆炸之前某种细微的细节安排。纹身机“嗡”的一响,我明白了,是疼。当肉体遭受苦难的时候,思想可以拯救。我先想象了一下毛利人,他们纹身都用鲨鱼牙齿和豪猪毛沾上墨汁,用小锤敲进皮肤。作为一名动物保护主义者,我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欣慰。而中原的原始部落就很有人情味,据说纹身是得以过性生活的标志:先忍受了痛苦,才能享用愉悦。一想到这个,那火焰一般的疼痛,就变成绵长的麻酥。睁眼,看到纹身师严肃专注的深情,我很感动,很想问问,作为一种职业,他看到客人的身体是否就像印钞厂的工人见到钞票一样无动于衷。

我像做了一次外科手术一样爬下工作台。四叶草在画册上一个样子,在我肚皮上是另一个样子,像古老的瓷器露出了微笑。我觉得自己的肚脐像只小眼睛,整个身体特别有存在感。陪同的同事阿猪如饥似渴地盯住那里,犹如看着饭桌上的食物。突然他一头扎进工作室,3个小时后,他臂膀上多了一只兔八哥。我们互相盯住对方的纹身,如同在一面裂了缝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纹身师带着满足的神情向我们告别:“三天不能洗澡,一星期不能揉搓。”

此后我更认可了这种身体艺术,若有人说它的不是,那都是粗鲁地抽艺术的耳光。但我妈的巴掌就差点落在我脸上,后来我给她读了北岛的诗:“船夫幽灵般划过/波光创造了你/并为你纹身……”她才住手,并相信我不是加入了什么帮派。后来我问阿猪是否遭到家人的歧视,他说他的际遇更糟,到现在他妈妈还不承认那个纹身。她说:“既然都是兔子,为什么不选流氓兔?”

我跟阿猪都是成年人,也有正当职业。我们只不过更加热爱艺术罢了。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5-1-7 22:41:02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