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  

2006-01-11 16:4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年冬天我是个孤独沉默的中学生。傍晚我缩着脖子骑车上晚自习,心里对这条道路的终点充满恐惧,希望永远这么骑下去,不要到达。一条偏僻的小路被横挖了条深沟。我下车端量,对晚自习的怨恨又加重一筹——我绝没身手搬着自行车跳过去。只能把车扔到沟里,人也跳进去,再爬到对岸,拽出车。整个街区像死了一样,空无一人。再诅咒晚自习100遍,我把车扔了进去。背后传来笑声。一个瘦高男孩挨着我的脚后跟把他的车轧捏得嘎嘎响。他跳下车子,跳过深沟,拽出我的车,跳回来,搬起自己的车又跳过去。他真像只兔子。但笑声却像根脆黄瓜:“过来呀,不用我抱你吧?”

他是小林,高年级的同学。晚自习下课后,我垂头丧气地被人流挤出校门,小林貌似不经意地跟几个人聊天抽烟,看见我,他跨上自行车,隔着人流招呼:“一块走啊。”路上他问我:“喜欢张学友吗?”我从包里摸出一盒磁带——《雪狼湖》。一部远在香港的音乐剧,我能享用的只有这薄薄的一小盒。不喜欢拗口的粤语,不迷恋张学友,买下它,只是因为爱其中凄美的故事。那片湖,是胡狼与雪殉情之地,湖边开满名为“宁静雪”的白色小花。我把磁带递给小林,他没看没说话,收下了。

我开始雀跃地期盼晚自习。小林准时出现在那条偏僻小路。他把《雪狼湖》递还我。“一天就听完了?”“听完了。”街区仍旧空空荡荡,亮起的路灯下,我们骑车的影子一左一右,慢慢变长。他突然轻轻哼唱:“流传在月夜那故事,当中的主角很漂亮;如神话活在这世上 为世间不朽的爱轻轻唱……”一曲结束,他得意地扭脸看我。我没鼓掌,没赞叹,但惊讶的表情一定被他看到,被亮起来的弯月亮看到,被他突然拧响的清脆的自行车铃看到。他继续唱下去,《爱是永恒》、《原来只要共你活一天》、《葬月》、《抱雪》……他不看我,望着漆黑远方,仿佛正站在帷幕慢慢打开的舞台中央,一束光罩在身上,台下只有一名观众,是我。这条道路依旧不够漫长,我希望永远这样骑下去,不到达终点。

7年后小林在家乡小城当了警察。我到他办公室看他,他说自己的工作很危险:“有次包抄一伙人的窝点,我负责把门敲开。虽然房后有10几个同事打掩护,可我敲门的手还是攥满汗。”他做出敲门的姿势,食指已经被烟熏黄。之后是沉默。我特别想问,还记得《雪狼湖》吗。那时候他像个真正的囚徒一样吟唱《葬月》:“给我依靠倾诉唯有身边几块墙,给我窥看天际唯有是零落铁窗……如果这世界只得这样,请准许将我心,在月夜下埋葬……”但现在他是个勇敢的警察。我们谁也不说话,俩人安静着,像屋里饮水机上一红一蓝的两个钮。

7年后《雪狼湖》要在北京重演。我盼望着12月底的那一天。看舞台上的灯光亮起,我又回到7年前的夜晚。我的影子像一撮江米,小林的是包粽的苇叶,他在我耳边轻轻唱:“如果天意要俗世消失这个故事,就让大海失意,陆地伤心飘移,放弃每日再开始;如果世界尚有真心真意故事,就在我目光内滴下泪的当儿,告诉你已看到一次……”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4-12-4 13:14:35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