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风里面有鬼  

2006-01-11 16:3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醒了,探起身子。八音盒的影子。
她躺着,呼吸均匀,鼾声起伏,不大,但对女人来说,也不小了。
是个阁楼,木质结构,不是我的家乡。
那是风沙之地,只有石头才能生存。春天有风从塞北吹来,我走着,宛若土狗。

2
正午。我在门口再见到她。她在笑,鱼尾在眼角来回摆。沉溺夜生活的女人,我不喜欢。
但我还是问,你叫什么。我怕她问我。
她说我叫桂香。我笑了。曾经认识一个桂香,嘴边有颗痣。我说等那上面的两根毛白了,你可以去当媒婆。
这个有鱼尾纹的桂香又笑。她说,土吧。我非不取英文名字,爱听那些人绕不过来地说——桂香。归降了。哈哈。
我说不会不会,怎么会土呢。我认识的桂香,她的姐妹是:莆香、兰香。我都喜欢。
她很固执,看看你的笑,分明在嘲笑。她不但沉溺于夜生活,还沉溺于自以为是。
于是她忘了问,我叫什么。我早盘算好了,因为经验说,我得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就要付出自己的,同样的还有许多。
她不问,我就占了便宜。可她真的很自以为是。

3
不眠之夜,自清醒之后。我向月光投降。
但我不喜欢。家乡的月亮,又厚又肥,晕外粘的都是黄油。这里的,纸片儿薄。
暗夜打开,露出楼梯。她回来了。带来一个他。
我忍不住观看。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略了身体的没有感受。这观看让我兴奋无比。

4
她擅长一瞬间判若两人。
她坐起来抽烟,刚刚还象那烟头一样,炽热。
但现在是只鸟。被寒流抖落的鸟。
我似乎可以听到她心里的呜咽。我希望那是幻觉。
那阳光下的鱼尾纹呀。

5
白天的时候,我选定了窗外的树。
她拿着小镜,自言自语:我这么标志的人儿呀,什么时候白马王子来把我娶走?
镜子破了,她还是自言自语:白马王子再也找不到这么标志的人儿了。
之后,不大但也不小了的鼾声。
我说过了吧,她就是两个人。

6
我必须在凌晨之前,回到这个阁楼。但她不必。
但今天是例外。
她没有带回他,带回的是瓶酒。
我不是她肚子里的酒虫,也不是计量精确的胃,我不知道她是否醉了。
但我知道,她目光里的冰冷与闪烁不定。
她又自言自语,微有哽咽。为什么?为什么?她希望这阁楼能够回答,至少能倾听。
那瓶酒,因为诉说而变色。
她开始哭泣。湿漉漉的毯子,盖在我身上,又冰又冷。
我看见自己年轻的时候,桂香的背影,我的泪。
我急于说出真相。但在天亮之前,我又能说出什么?

7
我开始肆意心疼她了。
因为我没血没肉。

8
白天似乎也救不了她。
哭泣虽然关闭,但回音依然追赶它的叫喊。
酒瓶横着,空荡得象她眼睛里的没有内容。
她缩着,一朵拖沓缠绵的云朵。但一瞬间又站起来。
眼睛里有内容,但我只读懂狂乱。她突然变得身手敏捷,浑身散发阴寒之气。她想要毁灭什么。是什么呢?
枕头里的羽毛、熟读身体的镜子、墙壁上永远看着她的眼睛……
她停在一个花瓶前。它有青的纹理,不合时宜的气韵。
我站在树上。那花瓶的口,像个深不可测的井。

9
花瓶碎在墙上。我捕捉到一朵花。
她蹲在墙角,在不该哭泣的白天,不该哭泣。
我纵身跃下树。我没有影子,但我还是感觉它一闪。

10
凌晨,我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来自过去的,陌生的观看者。
花瓶不是我,我却是附于花瓶的鬼。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4-12-2 9:50:21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