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吗呀——波夫——阿卡拉卡  

2006-01-11 15:4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意大利我只学会一句意大利语,发音是“吗呀——波夫——阿卡拉卡”。头一次听是在饭桌上,一位阿尔卑斯山区小镇的旅游局长,身着西装,手擎红酒,语气庄重地说:“欢迎中国记者团不远万里来到我镇……(省略寒暄500字),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吗呀——波夫——阿卡拉卡!”我们当然地认为这官方致辞后的外语是“干杯”的意思,举起酒杯,“吗呀——波夫——阿卡拉卡”,一饮而尽。那顿饭吃得很拘谨,官员们认真介绍各自职衔,我们也小心翼翼地吹嘘自己的杂志有多牛逼,人人低声细语不敢轻举妄动,只有餐刀叉子叮叮响。

第二天参观小镇各处名胜,竟发现那晚的旅游局长助理在街头卖栗子。他脱了西装,一身的旧登山服,阳光下脸上沟壑纵横的,皮肤大概因为海拔的原因呈青黑色。他递过几纸包栗子,腼腆地说:“我们镇子只有5000人……”好象在为自己的买卖辩解似的。后来我们陆续看到站在香水柜台后的,服装店收银台前的熟悉的官员面孔,他们个个淳朴羞涩,完全没了晚宴时的派头。想到见识过的法国、瑞士的各地要人总是拉着面孔,严丝合缝地掩藏起生活中的样子,这些轻易展示两面的山区官员让我们觉得既有趣又亲切。

山区人民似乎将款待我们的热情全倾注在饭桌上,变着风味地供应各种官方大餐。本来对宗教仪式般的西餐倍感恐惧,几顿下来,我们竟发现意大利食物只是罩了西餐的壳,盘里盛的都是酷似中餐的烤猪排、炖牛尾、浇了浓烈酱汁的意大利面。不知是让我们见了普通人的那面,还是意大利人天生的热情遏止不住,反正如同置身圣殿般的就餐气氛逐渐消失,他们开始高声谈笑,兴起了还会来一曲阿尔卑斯山小调。“吗呀——波夫——阿卡拉卡”更是频频喊起,越发高亢。但很快有敏锐的同伴发现,每当举杯“吗呀——波夫——阿卡拉卡”时,桌旁侍者都既惊异又掩不住偷笑。有人问这句是否就是“干杯”的意思,那位栗子摊主兼职的官员诡异一笑,弯着眼角说:“这句话在干杯时最适合说,意思呢,是吃好、喝好、与姑娘在床上相处得好,哈哈哈……”谜底揭开,我们登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却不真的恼怒,官员们身旁的男记者还哥们似地拍拍他们的肩膀,一桌人开怀大笑。头一晚的拘谨盛宴就埋下这么个玩笑,中规中矩后的他们要偷笑死了。

临行前的一顿大餐,我们被运到雪山顶,一个家庭作坊式的餐馆燃着熊熊的壁炉等着我们。一位富态的老奶奶像做手杆面一样地表演着“手杆PASTA”,就着农家菜一般的山珍野菜,他们唱起了放牛歌,我们回应了《打靶归来》;他们教我们玩过“不喝光就脱光”游戏,我们也英语表演了“两只小蜜蜂”。争论起马可·波罗究竟是将面条传到中国还是由中国带回意大利,我们互不相让,但念起即将到来的离别,他们的忧伤又从心底涌到脸上。那位旅游局长站到椅子上,高声提议:“让我们喊起最热情最意大利式的祝酒词!”众人举杯,齐声高呼:“吗呀——波夫——阿卡拉卡——”。




catnapkunkun 发表于 >2004-11-9 2:35:37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