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搭车去柏林  

2009-06-12 10: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岳出发前一天,我自告奋勇,提议驾驶着我的小白马给他们送到北京与河北边界.谷岳很坚定地摇摇头:"这是故事的开始,我们可不能作弊,何况,我们6点就要出发,你起得来么..."第二天一早,天降暴雨,今年北京最大的一场雨.真是久旱逢甘露啊!中午1点多,谷岳来电:"困困....我们被困在了京石高速上,你快来救我们吧."

谷岳是我2007年做<在路上>专题时认识的采访对象,他已经完成1.5次环球旅行,还不见有歇脚的意思.他生在北京,长在美国,皮肤黝黑,高大俊美....总之是个我曾经抱有幻想的帅哥.还真有一回,我拉他出来喝酒,喝多了往他身上扑,可是...没有扑上,就像许多许多许多不属于我的帅哥一样,他又成了一个哥们儿.谷岳非常爱他的女友,一个德国女孩,今年他谋划了这次"搭车去柏林",用一路招手搭便车的方法,从北京出发,途径伊拉克,许多许多个"斯坦",还有布拉格(我尤其记得这几个地名,是因为我正在搅劲脑汁想办法去这几个地方与他汇合),终点柏林,用自己的脚步和别人的汽油,丈量这段爱情.

谷岳和摄影师刘畅颓唐地坐在京石高速刘家坎收费站边上,不时有工作人员出来转悠并宣布决策:不许停留,不许搭车,不许走动....听上去,恨不能让他们就地蒸发.送行会上,我们一致认为出北京是个事儿,您总不能背俩大包,手一招,来一出租车,说我们要搭车去柏林,不给钱的,师傅您送我们到石家庄吧.他们打了车,给了钱,到了高速路,谁想到中国人占地为王一有人喊"倒!倒!倒!"就得交钱走哪儿都有个地头蛇的残酷现实,这么快就出现了.而且,为了等我洗澡化妆出门找着高速路,他们又多等了两个小时....

越往河北方向,雨越大,一度天空乌云密布,窗帘一下子给拉上了,雨点子像冰雹一样砸向我们.我其实紧张得要命,没敢告诉他们,我从没在这样的天气中开过车,从没自己开高速走这么远,我的车车..保险到期了还一直没有续...谷岳和刘畅迅速恢复了高昂的兴致,拿摄象机拍路牌,拍天气,拍我:"困困,回过头,笑一笑."前方车子大灯闪烁,黑云携带着雨像煤堆一样压在头顶,随便路过一个水洼车子都打个滑,我已经要疯了.

到了琉璃河休息区,加油站工作人员又窜出来:"加油吗?不加油就不许停,不许下人,不许卸东西...."不知道他们怎么想,我觉得此行好叵测哦,刘畅拿中国护照,柏林的签证8月30号到期,他们必须在这之前抵达柏林,可看样子,能出中国就很了不起啦!谷岳至少搭讪了30多个司机,没人愿意搭他们,基本技巧有几个:老年朋友不行,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土大款不行,"你们没看见别人的车不冒烟儿就我的宝马冒烟儿吗,我的车啊...呜呜呜";车上有姑娘的也不行.....后来终于遇到了一个单身,年轻,头脑开放,酷爱旅行的前往太原的男士.我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总算离开了北京.

今天收到谷岳来信,他们开了博客,随时更新,可以去这里查看他们的进程.4天过去,已经到了平遥,挺快啊.另外,谷岳总是很谦虚地说自己中文不好敬请原谅,想当初,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张嘴就来:"请问是团团吗?"现如今文从字顺,进步显著,对此我感到欣慰.祝他们顺利抵达!

 

附加2007年我写的谷岳:

谷岳:终点北京

2003年,美籍华裔青年谷岳(Kyle Johnson)辞了工作,卖掉几乎所有家当,从西雅图出发开始旅行。带着一只背包,三台相机,和一张单程机票,试图离开喧嚣和既定的生活,寻找生命中的真实和美丽。他花了两年零一星期,走了18个国家,最终回到出生地——北京。

这次旅行前,谷岳已经有过两次让他上了瘾的长途旅行。一次是18岁时类似“成人礼”的欧洲行,一呆就是6个月。另一次是从北京搭火车去西藏,他想买张学生票,就找了个办假证的买学生证,本想要个人大的,拿到一张北大的,随身携带假证,他在西藏呆了两个月。西藏之行他读了〈在路上〉,没能看完,但对搭车一幕始终不忘。凯鲁亚克描述了他生平最精彩的搭车旅行,一辆卡车,后面平板上趴着六七个小伙子,司机是两个金发年轻农民,路上见谁都乐意带上。“我们要去洛杉矶!”这群小伙子嚷嚷着。“你们去那儿干吗?”“我们也不知道,管他呢。”后来的环球旅行,谷岳经历了生平最挣扎的搭车旅行。第一站新西兰,为了省钱他决定搭顺风车,可即使对着飞驰而过的汽车伸出大拇指这么简单的动作,他也做不出来,这是个祈求的动作,需要极大的谦卑,他觉得自己太低声下气了。后来做了个大牌子,也依然难以将它伸出去,尝试、放弃、放弃、尝试,一个40开外的女士主动搭载了他,之后他对新西兰民族甚至整个世界,充满了信心。这是真正踏上旅途的人才能体会的挣扎与欣喜,整天在房间旅行的人无福享用。

这次旅行,可能有逃避的意思。谷岳刚大学毕业,在西雅图的通用汽车公司工作,在美国小学上到大学,大公司可能是人生段落的一个中止点。同龄人整天想着怎样在30岁之前升职,4、50岁时挣够钱提前退休,到时有一个房子,几台车子,一个老婆,几个孩子,可是快乐吗?自由吗?所有的愉悦来自别人的羡慕,忽略发自内心的渴望。听上去就像头脑一热,谷岳服从自由召唤,辞职上路。刚离开公司的几日,总会惯性地想着工作,真正到达新西兰,他躺在奥克兰的一个海边栈桥,看着蓝天,云特别近,突然意识到,已经是在路上。

在老挝万荣,谷岳遇到一个浅褐色眼睛的美丽女孩Noa。他们参加一个小派对,聊到很晚,送她回旅馆的时候他们在布满大坑的街上慢慢走,谷岳觉得胃里像打了个结,手掌全是汗,停到旅馆门口台阶前时心跳飞快,满脑子搜索勇气,但一瞬间勇气好象又蒸发掉了,他们还在交谈,说的什么却全记不得。看着Noa的眼睛,谷岳突然弯腰,吻了她的嘴唇。他移开一点点,Noa说:“真没想到。”然后笑了。他们在芭那度过了两天,之后在去印度之前,谷岳在一条浅河边向她告别,他们最后一次亲吻,她站在河岸上,朝着站在河中狭长独木舟上的他挥手。这可能是谷岳旅行的一个小缩影,他遇到的友善的人,愤怒的人,喜欢的人,厌恶的人,明明知道互相可能永不再见,但依旧共同体会与珍藏那短暂的幸福,伤感,失落,欣喜,抱怨,发疯……

不像凯鲁亚克那般疯狂,谷岳最多在越南的一个前美空军基地,躲避安全人员的追踪,在杂草和大坑中奔跑;或在巴基斯坦被当成孤身一人前去寻找本•拉登的美国人。也不同于匆忙度假的人,夫妻因为没有确认酒店而争吵,丈夫随时随地打开笔记本查收邮件,孩子大哭大闹,谷岳疑惑地看着他们,为什么不肯享受旅途的宁静?甚至与整日混在路上的其他背包客也不同,他听完一个日本人骑车环美一周,加拿大泛舟抵达北极的传奇,一边感慨他的勇敢一边想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旅行的目的地。在青年旅社,一个花白头发的单身汉在一群年轻人中显得格外孤独,他一辈子都漂泊四方,居无定所,更换工作、友伴和性。这种感觉在印度时格外明显,钱所剩无几,新鲜感渐渐消退,原本几个月的旅行打算拖延到了1年零8个月,谷岳真害怕自己又头脑一热,就在此度过余生。他打算前往终点,北京。

从巴基斯坦越过边境,他从新疆吐鲁番坐了42小时火车到达北京西站。身上还有800多美元,一个老大哥的训诫:千万不要一文不名的结束旅行,生活总要重新启动。选择北京是潜意识的,这是他的出生地。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嬉皮士或“垮掉的一代”当代版,他自认为是主流青年,他的继父是美国60年代的嬉皮士遗老,而嬉皮士的后代大都积极上进。他暂时留在了北京,但再也不想穿上西装,旅行让他沾染了文艺气,打算搞电影。他不会呆着不动,虽然没想好,但一直在谋划下一次出行。生活也许像一个大病房,大多数人都甘心呆在里面,懒于更换病床。谷岳可能没有走出病房的大门,但他将病床从靠暖气片的地方更换到了靠窗的位置。

火车离北京越来越近,谷岳却出乎意料地平静,这是憧憬了很久的时刻,但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他走下站台,没人知道他是谁,没人知道他都干了什么,他背着一个又旧又脏的背囊,穿着一双更旧更脏的鞋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1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