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东方,西方和性  

2009-08-23 21: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西方和性》的读者见面会在书虫举行时,小咖啡馆里挤满人,1/3男老外,1/3女老外,1/3中国女性。一位穿立领短旗袍的女士坐最后一排,清丽优雅,虽上了年纪却依然敢于梳大背头,一位天生美人,她是《东方、西方和性》作者的太太,当天最耀眼的中国女性。场子里没有一个中国男性。

 《东方、西方和性》讲的是为什么东方女性那么喜爱西方男性。作者理查德·伯恩斯坦是《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70年代还为《时代周刊》撰写亚洲报道,在台湾呆了10多年。见面会开始前我跟他聊了会儿,他蛮有兴致地讲了和太太的罗曼史:当年她20出头,比他整整小了21岁,又是冉冉升起的舞蹈家,“真不知她看上我哪一点,可能我有A,有B,没有C,D差一点倒也能凑合”理查德掰着手指头替太太算计这桩婚姻。理查德自认为是“东方女性喜爱西方男性”现象的亲身实践者,由他来写本书再合适不过;修成正果又使他不失客观,因为按照书的结论,大多数踏遍东方香闺的西洋人,还不是回家娶了邻居家的那个女孩。 

如果当历史野趣看,这书还挺有意思。1850年,福楼拜兴致勃勃前往埃及(这书里的“东方”概念十分广泛,摩洛哥、阿尔及利亚都包括了),陪同的,一个是“肥胖、放浪,闻上去有股臭奶酪味”的妓女,另一位则是“干瘦、丑陋、健壮又绝妙的”娈童,他们一抵达就闻到了东方“淫荡、腐烂”的气味。1770年,一本为探险家编纂的“荷兰语-日语”小册子,统共80个词,有8条跟找姑娘有关,占了10%呢:“这姑娘好看吗?”“好看”;“你愿意把她带回家吗?”“愿意”。理查德·波顿,一个16世纪探险家,去了趟印度就把“印度爱经”翻译成了“KAMA SUTRA”;大卫·奥特尼,一个英国人,1800年在德里娶了18个老婆;亨利·曼泽兰,一个才华被低估的法国小说家,卓有成效地拓展了东亚年轻姑娘的性视野与性尺度……东方美人柔顺的深色头发、胡桃色的皮肤、李子似的小胸,使前往东方成为性冒险的代名词。

 可这不是本历史书,一开篇讲了件新近发生的事:上海一老外写博客炫耀中国性伴侣,今天是珍妮,明天是茉莉,后天还有阿曼达,一时间互联网群情激愤,中国男性纷纷辱骂这些姑娘“连鸡不如”。《东方、西方和性》试图解答,为什么时至今日西方男性在亚洲仍如此容易享受性狂欢,作者找到了一个陈旧的、带着殖民色彩的答案:基督清教徒一踏上东方土地,就被东方花红柳绿的一夫多妻制包围起来,这是性压抑者和不安分的乡下姑娘之间的冒险,是富有文明与贫困寒酸之间的较量,是西方乏味粗鄙与东方物美价廉的娼妓文化之间的冲突。

 “为了写这本书,您对娼妓文化做了多少实地考察?”读者见面会中有人问。理查德望向他的太太:“因为我妻子在场,我只能如实回答,没有。”“并不是西方娼妓比不上东方娼妓,而是钱不够,不足以见识高质量的本国妓女,这不是娼妓文化的问题,而是个经济问题。”

 我有几个女文青朋友,坚持不懈地寻找灵肉合一之伴侣关系,可惜中国文艺男大多人格不完整,永远是花瓶打碎便不知所措的孩子,中国非文艺男又始终突破不了将“生存”上升为“生活”的瓶径,文艺素养低得惊人,俗称“煞笔直男”,于是她们盯上了受过良好公共教育、且懂得对人生稍微负点责的老外。她们坚持认为,殖民传统已经过去好几个世纪了,大国也崛起了,老外不再代表“行走的大鼓钱包”,祛除芜杂拼本质的时候到了,别再说拍黄瓜比不上油醋黄瓜沙拉,现在不是蒜泥与油醋较量,比得,是那根黄瓜。

 可惜理查德没有采访我这几位女文青朋友,不了解她们的小心思,这也许只是姑娘们一相情愿的解释,或者借口。理查德朗读了几段野闻趣史,领受了几段寥落的掌声,如此危险的话题也没什么危险人物来砸场子。读者见面会中一个中国男性都没有,好象在用缺席表达抗议。

  评论这张
 
阅读(16490)|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