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去了趟摩纳哥,和巴黎  

2009-09-27 03:2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戴高乐机场转机去尼斯时,机场电脑系统崩溃,马上就排到我了,前面那家伙在柜台前站了半个多小时,飞机误点1个小时。这个时候,游客们总会窃窃私语,如果搁咱们那儿,早打起来了,可瞧瞧瞧瞧,巴黎人,即使心里燃着一团火也要装出散漫的样子,所有人都耻于表现得心急如焚。

J姗姗来迟,本来做好了改下一班飞机的打算,可是,就像一贯的那样,只要她出现,一切都会乱成一团,进而又将转危为安——机场电脑崩溃让她搭上了与我一同前往尼斯的飞机。她和2年前离开北京时差不多,依然麻竿腿穿丝袜,用睫毛跟人打招呼,不同的是,她更巴黎化了,那是种既细致装扮又仿佛怕沾了过分讲究穿着的恶名似的,披了一层紧张兮兮的散漫。她穿着紫红色的碎花裙子和兰色长羊毛开衫,10寸高跟鞋,皮肤棕桐色。晒了一夏天,费了好几瓶油呢,她说。她的小细眼睛化了很重的眼线,好象两个肚脐。由于我已经相当具有与衣着华丽、诡异、惊悚、想破头也搞不明白丫想干什么……的人坐在一起的经验,不再像以前那样忐忑不安。她现在做着“国际掮客”的工作,因为私人关系,她认识摩纳哥皇家游艇俱乐部的会员,执行董事,摩纳哥王子第一秘书,SHIT,甚至和王子也说得上话呢,然后把一群记者给搞到了摩纳哥。

飞机抵达尼斯时已经深夜,如果楞要抒情,欧洲耶,好多文艺中青年的精神故乡,自然天空如同一间挤满蓝眼睛美女的闺房一般,车窗湿润光洁仿佛露水未退,窗外景色好象老瓷器展露微笑,而这短短车程多么像一段钢琴曲……可是,因为一点点潮湿、几棵棕榈树、不大亮的灯光,还有7拐8拐进山的路,尼斯,好像三亚的说。

幸好,蒙特卡罗的早晨和欧洲最清澈的一片海水很快到了。

同行的,还有一位模特。。。

此行是为了参加摩纳哥皇家游艇俱乐部的“经典一周”活动,他们要庆祝王子的船100岁。王子一大早在接受采访,我抵在一位好象意大利黑手党的保镖枪套上抓拍了王子,然后另一个好象KGB的保镖灰常警惕地瞄着我。此间插曲一首,那个红色光头,是HUBLOT表的CEO,异常活跃,在场子里窜来窜去,当J把我们的影星刘烨同学介绍给他时,他一时间兴奋不已,拿了块表送给小刘。。。价值35万人民币。后来HUBLOT的公关问我,这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怎么拼的?很有名吗?我说您现在问也晚了点儿,对方曰:我们的CEO生性豪爽,爱好猛然行事,格外喜欢送人点小礼物。。。

 

此后日夜趴体不停。王子的船叫TUIGA,远游而归,徐徐开来,码头上的巨轮号角齐鸣,任哪一艘都比王子御用要大,王子的这船像个老妇人,有点干瘪沧桑,为了庆生亦稍事打扮,因而显得不怎么庄重。可是她流露出的并不是任何咄咄逼人的气质,而是模糊了性别感的温和与淡然。码头上的人民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刚一靠岸就有小姑娘穿一比基尼窜上船玩跳水,王子和他的大玩具与民同乐,既不用戒严,也不需要5米一保安,更不必封路封地铁演习好半天。。。

据说,蒙特卡罗聚集了全世界一等一的掘金者,想尽办法挤进趴体宾客名单,结识靠给奢侈品做包装盒或给牛仔裤贴牌起家的有钱鳏夫寡妇。优胜劣汰得厉害,蒙特卡罗好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低级别的掘金者了,比方说,有的记者,好不容易上流女孩当如是了一把,一觉醒来,发现搭上的是个同行。。还有,那种美艳不可方物、带着神秘东方气质、又稍显羞涩的模特。。她茕茕孑立,好些人远远拿一相机拍她,就是不敢上前搭讪。

然后,是巴黎。充满戏剧冲突的舞台,流亡者的故乡,人工引产出生的婴儿的摇篮……每一个脸蛋红红的家伙在这个摇篮里来回摇晃时都感到回到了故乡,每一样儿东西都被鼎礼膜拜,每一面墙上都沾上过声明显赫之人的唾沫……可是,一个游客,能做的就是去那个大街,看那扇大门,远望那座高塔,排队挤进那个大博物馆,再到那个大商场买点小纪念品。。。所知道的其实都是些音也发不标准的名字,除此之外,P也没看到一个。

在篷皮杜楼顶看巴黎的夜。

大部分时候,我住在市中心一家酒店顶楼,一个巴黎人骑着摩托车轰隆隆地赶来,脸被风吹得通红,头发蓬乱,一手拎着头盔,另一手拎着一只跟头盔那么大的黑壳圆面包,腿上的护膝有点松了,差一点要落在脚踝上。他站在我的阳台上,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巴黎,你也见到的是不真实的巴黎。

有一天夜里,我住到J的小房间。那里远离著名的地点,楼外的小咖啡店ESSPRESO1块钱一杯,可颂9毛钱一只,还有家中餐馆,5块能喝青岛啤酒吃到撑。J住在2楼半的一间公寓客厅内,只有一张沙发床,她把它折叠好用布包了起来,除此之外只有些凌乱的衣服和名牌包高跟鞋,好象随时可以打包,连她自己塞在箱子里也不会超重,托运回家。我躺在那床上,角落里一只巨大的芭蕉伸出叶子,大到足以把我埋在它的影子下,墙壁上挂着房东坏品位的装饰品,一个非洲木雕,一幅探戈舞油画,一只大壁虎灯罩,排成一列的石雕肢解器官,鼻子,嘴巴,耳朵,鼻子上挂着J的小黑礼服裙……壁炉上有一幅最大的抽象画,看不清是什么。

我不知道,那些留在巴黎的有欲望的掘金女孩儿,是不是身后都拖了这么个蜗牛壳,她们大都深刻了解巴黎掘金女孩儿始祖母香奈儿的故事,勇敢、隐忍、擅长抓住机会、心里像着了魔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她们不能够回头看,因为除了那只小蜗牛壳,她们只能听到教堂里嗡嗡的祈祷声,喷泉水花四溅,鸽子在咕咕叫,面包屑一会儿工夫就没有了,只有饥饿发出的单调的隆隆声。半夜我醒过来,光线刚好,我看清楚了壁炉上那幅抽象画,一个人的半身像,他正在抠下自己的左眼,好象不忍心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4299)|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