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姐姐  

2009-09-05 13:3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娜拉·伊夫朗的名字是她妈给取的,来自《玩偶之家》,后来娜拉果然很大声地摔响门,从婚姻里出走了,她还这样干了两回,其中一回在1986年,她将当时的婚姻写了个剧本,拍成电影《心火》(如果你看过,就永远不会忘记梅尔·斯特里普和杰克·尼克尔森扮演的那对绝望夫妻),这桩婚姻闹得沸沸扬扬的,被叫做1980年代的“皮特-珍妮佛分手案”;现在,娜拉更像是老电影《娜拉与尼克》中的人物,一对亡命夫妻,这个负责打枪那个负责掩护,一块捞到了好多不义之财——娜拉的现任丈夫尼古拉斯·佩吉是个挺有名的编剧,给马丁·斯科塞斯写过剧本;娜拉本人是更有名的编剧,她编剧或导演了电影《当哈里遇萨利》、《西雅图未眠夜》和最近的《朱莉娅与朱莉叶》。

 娜拉姐妹四个,其中一位蛮擅长归纳总结,她说:“母亲和我们更像‘姐妹’关系。娜拉受影响最深,简直是母亲的翻版。” 

菲比·伊夫朗是个麻雀一样瘦小的女性,她曾经写文章说“假使我有一对大胸,一切都会不同的。”她在1940-1950年代成为一名电影编剧,“焚烧胸罩”的大火尚未点燃,好莱坞接受一位有才华女性的标准,是看她有否搭配一个更有才华的丈夫。亨利,娜拉的父亲,也理所当然是个编剧,夫妻档写出了《我想我们战无不胜》等电影,可是娜拉说,母亲才是坐在打字机前写作的那个人,父亲只知道抓一杯酒在房间里焦虑地踱来踱去。 

当亨利喝得越来越多,写得越来越少,他们打了起来,四个女儿企求他们离婚。菲比带着小姑娘们离家出走时,最重要的行李是她们每个人的小本与笔,她要求女儿学习写作,就像继承一种祖传木工活儿似的;她还早早告诉她们,面对男性世界筑起的高墙,女性要有所准备、无所畏惧、勇敢前行。每当娜拉有了什么麻烦,她总是以“真跟我一模一样”来开头,即使在临终榻前,她留给女儿的话还是:“记住,你是个写字的人。”这是个冷冰冰的母亲,一张没有温度的毯子,她不是用来取暖,而是提供保护。

 娜拉跟母亲长得一样瘦,当她跟人高马大的梅尔·斯特里普合作了好几部电影后,总让人怀疑她们俩是否有点超出友谊的关系。可娜拉没有变成男人婆或同性恋,她喜欢穿一身黑色JIL SANDER,搭配雅致的围巾与玫瑰色口红,她甜美又克制地修饰了头发与指甲。她也甜美又克制地经营婚姻,谨记两次失败婚姻的教训,还有母亲的告诫。她是美国最早的女权主义者之一,“新新闻写作”的早期女性实践者,少见的在《ESQUIRE》上写专栏的女性……当她开始拍电影,又开创了1980年代“幽默与心碎完美融合”的浪漫喜剧时代。认识她的人都说,虽然她跟母亲一样像只小麻雀,可不论从哪个角度,她总像在俯瞰人群。她还知道一切事情。娜拉谈起母亲:“很幸运有一个人先登上了那辆命运列车,那是女性在这个世界蜿蜒前进的列车,她不仅告诉我这辆列车将驶向何方,她还把路线告诉了我。”

 这就是娜拉·伊夫朗和她“姐姐”一般的母亲的故事。

 我读完它们,合上电脑。我的“姐姐”打来电话,带我去参加一个派对。那里有一群一群饱经沧桑、眼神里充满了绿色幻灭感的男人,我的“姐姐”眼睛明亮,她瘦小的身躯藏在立领旗袍里,她也甜美又克制地修饰了头发与指甲,她强悍地与人争辩“罪感文化”和“耻感文化”,她告诉我,无知懵懂的少妇并不可爱,她说别夸大“成人礼先生”的作用……我这才想起来,在我咿呀学语那年,我抱起一双高跟鞋不肯撒手的时候,就开始依恋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