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病中乱看2  

2010-01-10 12:2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中性>,<爱与黑暗的故事>

越是厚书,越该沉下心来读吧,可往往都被那厚度给吓到,每次拿起来都倒抽口气儿,这气儿也只够支撑个小100页,于是拖拖拉拉很久.这两本还在拖拉中....

不知道出于什么隐秘的原因,"家族小说"成了我家小说中最大的一个门类.在奥兹这本书的前言,我发现了这么一段话:

 

"我并非写书向我的父母清算,也不是驱除我家庭和童年时代的恶魔.我来告诉你某种充满悖论的东西:我的童年是悲剧性的----但一点也不悲惨;相反,我拥有一个丰富,迷人,令人满足而又完美的童年,尽管为此我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我并非写书向父母告别.相反,当我觉得看见父母仿佛看见子女,看见祖父母仿佛看见孙儿孙女时才开始写.确实,在家庭悲剧发生之际,我父母比我两个女儿现在的年龄还要年轻.因此我可以以父母之父母的身份写这部书,怀着怜悯,幽默,哀伤,讽刺,以及好奇,耐心和同情.

我写此书把死人请到家中做客.此次,我是主人,而他们,死者,则是客人.请坐.请喝咖啡.请吃蛋糕.也许吃片水果?我们必须交谈.我们有许多话说.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们.毕竟,在那些年,在我的童年,我们从来没有交谈过.一次也没有.一个字也没有.没有谈论过你们的过去,也没有谈论过你们单恋欧洲而永远得不到回报的屈辱,没有谈论过你们对新国家的幻灭之情,没有谈论过你们的梦想和梦想如何破灭,没有谈论过你们的感情和我的感情,没有谈论过性,记忆和痛苦.我们在家里只谈论战争或者形势,谈论坏了的门把手,洗衣机和毛巾."

 

我也感觉到了.在我的家里,到处都有"没有谈论过"的空荡荡的空间,当我们试图用语言来填塞它们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小事可以说起,门把手,洗衣机或者毛巾.所以我也时常幻想,用更复杂的语言,跟他们交谈,填上那些空间.可是,我心里的那个更复杂的语言还没有成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到了我跟父母那么大的时候,或者,也要等到以父母之父母的身份之时.

 

6,<1Q84>港版

不像传说中那样不好看...也没有小品王憋着劲儿写巨著的吃力,举重若轻地开了头,有人死掉,有阴谋正在被策划,老老实实讲起个故事.

可能因为翻译风波,我特别注意了这一版的翻译人---赖明珠.应该是个女性,翻得没有港味,蛮流畅,就是有点将村上君弄得像女性....."..未免也太任性了吧',"投胎转世可不要做那个样子呢","哎呀,讨厌,他为什么不懂"....怪娇嗔的.

 

7,我还看完了另一本书,甲流看此书,没有比这个更应景儿了.

最近我时常有书中所说的那种感觉-----"老陈,有一个月不见了!"可是,他们幸福着,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极少数人,你有点不正常,你干脆反省反省你自己......我被这个感觉困扰有接近一年了,他们谈论的话题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说的什么,他们听不懂.我们有过争吵,可是争吵是最深刻的一种交流,必须在一个界面上,于是,这种争吵往往回到了最根本的出发点那里去----天是蓝的,太阳从东方升起,苹果和梨不能相提并论...这些也无法达成共识,于是我们累了,没什么好吵的...

抄这书里最流行的一段:"有人会怀念失掉的好地狱,因为还有比好地狱更坏的坏地狱,这不用说,但是在一个好地狱与一个伪天堂之间,人会如何选择?有很多人认为,不管怎么说,伪天堂还是比好地狱更好,他们开始的时候还知道那是伪天堂,只是不敢或不想去拆穿它,久而久之他们甚至忘了那是伪天堂,反而为替伪天堂辩护,说那是唯一的天堂.但是,世界上总是会有一小部分的人,哪怕是非常少的一群人,再痛苦也宁愿选好地狱,因为在好地狱里,至少大家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地狱."

 

8,发热门诊宽敞明亮温暖,都有点太温暖了,护士恨不能穿短袖,男的最好光着膀子,再端碗面出来....没有防化服,连口罩不戴,不是甲流凶猛严防死守吗?太奇怪了...

我领了专治"开窍镇静,用于惊厥抽搐"的药回家,又绕到楼下小卖部,有点恨恨的,想斥责他们,别到处送水了...女的还躺在床上咳嗽,男的正在整理货架,小女孩儿住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不送水又能怎么办?最后留了两个口罩给他们.

我如果是有责任感的中产阶级,其实也是为了自保...我会给我家的工人上保险,定时体检,让他们接受教育,因为他们与我息息共存,他们发烧感冒得甲流我也得发烧感冒得甲流...我一个人做不来这些事儿,我们整个阶层一起做,我们的国家还会帮我们做....所谓中产阶级的'滴入'理论.

可我是不是中产阶级也说不上来,想想那个蠢口号----"有恒产者,不饥啼,不号寒."我有了点恒产,可还不是在这里饥啼,在这里号寒.我自己都管不过来,更无法惠及他人,我们的国家不仅不帮忙,我的恒产也不定哪天说没就没了...我如果要自保,只能变成特权或者暴富阶层,否则,我跟送水的一家人,没有任何两样.

 

9,我基本痊愈了,昨天已经试探性重出了江湖,喝掉有利甲流恢复的蜂蜜姜汁马提尼两杯.今天如果见到我,请不要惊慌,甲流可防可控可治.....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