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照片攥取人的灵魂  

2010-06-13 13:5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片是伍迪.爱伦扮卓别林)

 

对于照片会攥取人的灵魂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神秘。

 

我认识一个摄影师,他说有一回看见拍摄对象灵魂出壳了——他调好光,摆好机器,对方忽然开始打坐运气,透过小小的镜头,摄影师看到了一股青烟……。还是这位摄影师,在拍摄一位蛮有名望的影视界大佬时,忽然开始手抖,停下来跑到影棚外抽烟,他对我说:这位大佬灵魂太厚了,他穿不透。我非常喜欢跟这位摄影师合作,他的镜头有如上帝之秤,可以掂得出灵魂的分量——有的人灵魂丰厚且具有喷薄感;有的人是内敛型的,把灵魂锁在大黑漆箱子里,使劲摇晃才会有一小缕飘出来;有的人压根没灵魂。

 

照片攥取灵魂最传神的一次应该是塞林格。我们都知道他在生前很多年都喜欢躲起来,但1988年春天,《纽约邮报》制定了严密的偷拍计划:一份摄影师名单,一系列拍摄说明,偷拍成功后的奖赏。最终有一位逮到了他,照片中他的眼睛流露出愤恨惊恐的光。照片的暴力意味重现了,就像摄影术刚出现时的恐怖传说一样——镜头是一只狰狞的如饥似渴的手臂。

 

“英国国家人像画廊”在伦敦唐人街边上,我溜达过去的时候正赶上Irving Penn人像摄影展。真不好意思,我不认识这人,可我认识他的照片。印象最深的是麦卡勒斯的一张大头照,印在她的小说《心是孤独的猎手》封皮上。我曾经盯着这张照片端详了好久——一个女作家,要是长了张娃娃脸,是不是挺不幸的啊?女作家好象就得跟伍尔芙似的有个清丽的侧面,或者萨冈那种娇小俏皮,圆忽忽的脸仿佛没什么说服力似的。可是麦卡勒斯这张照片一脸不服,能看得见她跟风湿病、心脏病、红斑狼疮搏斗后焕发的生命力和倔强。还有一张是“伍迪·爱伦扮卓别林”,喜剧大师果然都有颗忧伤的灵魂,他的睫毛和柔嫩的眼皮耷拉着,吻着一朵残败的玫瑰花。唉呦,还有卡波特,Irving Penn两次拍摄了他,1948年的时候,他扭着身子瞪着眼做挑衅状;1965年,他写完了《冷血》,干脆闭上眼睛却有大权在握之感。

 

Irving Penn1940年代开始给《VOGUE》拍照片,一直到他2009年去世前夕,还在拍。毕加索、希区柯克、索尔·贝娄、三宅一生……你能想到的名人,他都拍摄过。好多摄影爱好者喜欢总结他的规律——到底如何才能用照片抓住人的灵魂。什么说法都有。比如说他以前是学画画的,绘画结构运用到照片里;还有一种解释是他随身都带着一扇木板,随时随地制造影棚效果;或者说他特会用光,每个人像的人中处都有一小块阴影(后来我仔细瞧人中,果然是这样,可是看到后来觉得这事儿挺无聊的)……

 

最讨厌摄影师爱好者叨叨摄影技巧的作家可能是E.B 怀特,他曾经说,我们写作的,从来不讲如何使用标点符号,又把这个连词换成了那个连词,你们搞摄影的整天说这些事儿,有意思吗?但对于论述攥取灵魂,E.B 怀特倒不反感,他说写作时,“我会偶然体会到当手指触及真理核心时极度的快感,并感到我描述的对象所发出的微弱的厉喊,那声音迷人又古怪。” Irving Penn拍过那么多人,他耳朵边的厉喊此起彼伏吧。

 

摄影展出来后我买了本《Irving Penn人像摄影集》,拿小刀拆了装进相框挂满整面墙。这大概就是我们不那么尊重照片的原因,它多么容易复制,也不像绘画那样在复制过程中丧失了好多美。照片也果然提供了一种幻觉——把一切经验转化为影像,从而使一切经验民主化。有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有辆大车路过我的窗前,灯光打在我墙上的那些名人身上,他们闪闪发光。

(IRVING PENN两次拍的卡波特,前一张是1948年;后一张1965年)

 

(女作家麦卡勒斯,写过<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
  评论这张
 
阅读(12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