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困困的博客

 
 
 

日志

 
 

伟大思想机灭了门萨俱乐部  

2011-02-14 17: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BM公司做了个机器人“watson",号称智力超群,且懂得人类的情感,会识别语言中的讽刺,双关和幽默感。。。话说我见过的一些人类都不懂识别讽刺和双关呢。屈臣氏watson马上要大战人脑了,具体看这里:ttp://www.guokr.com/watson/

    

    下面是我给果壳写的专栏,跟大刘与马伯庸同台献艺,我压力很大。

    

    我有过一次智商被群殴的经历,至今仍难以忘怀。

那是高智商时髦俱乐部“门萨”在香港开大会,我不小心闯了进去。 开幕仪式“破冰酒会”在一小块空地举行,挤了上百号人,他们脸上洋溢着欢快和彬彬有礼的神情,偶有拽着气球的小女孩和腿脚不大灵便的驼背老妇穿梭而过。他们非同等闲,而是门萨国际的首领,各国门萨协会的主席和闻讯而来的会员,每个人头顶上仿佛都有个光环,上写158,161,175,甚至还有190,这是他们的智商,统统属于人类智商的前2%之列。作为 “破冰酒会”里唯一的非门萨会员,我站在一台制冰机前,任冰沫拍打脑门,期望智商在短时间内增长几点。

那个驼背老妇艰难地向我走来,她脚踝浮肿,左脚还打着石膏,穿红衣服(在门萨,颜色是拥抱暗语,绿色代表见谁都要抱一抱,白色是有选择拥抱,红色拒绝拥抱)。听说我来自中国,她兴奋地用中文大喊:“我到过中国!”之后俯身小声说:“我还知道‘厕所’”,接着给了我个熊抱。这些中文是她在20年前旅行北京时学的,至今还记得。她递给我张名片,上写:艾碧·赛尔尼博士(Abbie Salny),美国门萨高级心理学家,国际门萨名誉主席。我问:“您的职责是什么?”她答:“保持美丽!”

其实这个76岁,加入门萨40多年的老太太干的事情是设置和筛选门萨测试题。 加入门萨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门萨测试”,获得前2%的成绩;另一种是通过其他被认证的智力测验,达到相当于前2%的成绩标准,比如被国际门萨认证的斯坦福—比奈测试题(132分以上),卡特尔测试题(148分以上)。门萨没有自己的官方测试题,而是从生产智力题的公司购买,国际门萨和各地门萨的题目并不相同,认证和监督筛选的任务由国际门萨和各地门萨的高级心理学家完成。

艾碧就是美国门萨的这号人物,她还自己编写门萨模拟题。她蟋蟋索索从包里掏出个小册子,是自编的12道图形题,出版于1986年,在国际门萨模拟题上网之前,沿用的一直是这一份。她强调还有其他题型,当场就给我出了一道:“在1到100之间有多少个9?”我试图在本子上把这100个数写下来现数,艾碧盯着我意为马上回答,我只好随口说:“22个。”她流露出难以琢磨的微笑。

场子里有数目可观的亚洲人,他们围坐一圈肆意笑闹,那是主席带领下的20多个韩国会员。“香港离韩国很近嘛,我们顺便来购物”,其中一个说。另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一听说我来自中国,就开始哼唱中国国歌,后来穿长袍的巴基斯坦人走过时他又唱起巴基斯坦国歌,之后是荷兰国歌,丹麦国歌……因为酷爱观看各类体育赛事,他跟着电视学会了演唱30多个国家的国歌。有几个日本会员走过,他没有唱。

1945年,门萨俱乐部由两个英国上流绅士创立,一开始就是个智力测验爱好者俱乐部,后来设立了一个虚头巴脑的宗旨——“激励和推动人类智力活动”。但并没有什么切实有效的方法贯彻执行。门萨的氛围是嬉闹的,典礼是脑筋厮杀,组织形式是各类“特殊兴趣小组”,更像是个社交俱乐部。

他们干的稍微确切一点的事情,是1965年推出的“支持天才儿童计划”,“支持天才儿童计划”倒不是帮小孩加入门萨,而是召集天才儿童的父母聚会,培训教师,推广适合天才儿童的学习方法等。在这方面,瑞典门萨主席比昂(Bjorn Liljeqvist)简直是最佳代言人。我在晚餐会上碰到了他,在一群首次使用筷子略显笨拙的聪明人中,他十分灵巧,屡发屡中,在座有人忍不住叫好:“太棒了,门萨最年轻的主席!”比昂31岁,15岁入会,17岁开始研究“天才学习法”。

为了解释这种神秘莫测的学习法,他蹭蹭跑回房间,急霍霍拿着一本红皮小书下来,他编写的“天才学习法”著作。可惜我看不懂瑞典文。他开始当场表演:先让我随意写下横4竖10共40个数字,之后盯着密电码般的数一会眉头紧缩,一会东张西望,两分钟后,他一幅豁然开朗地表情问:“是现在默写还是10分钟以后?”当然,这个喜欢露一手的天才儿童还是立刻默写起来,丝毫不差。

这是“天才学习法”的一部分:将无意义的数字或符号在脑子里转换为有意义的词汇或实体,从而快速记忆。他那套学习法里还包括读写训练,外语速成之类。晚餐会上他瞄了一眼我的名片,隔了数小时他依旧能在纸上写下了歪歪扭扭但绝对正确的中文。比昂说,好多家长生了聪明的孩子只是空高兴,好多天才都被庸常的教育给扼杀了。瑞典有个会员,小时侯整天被功课困扰,花大把时间分析题目为什么那么简单,不该那么简单呀,一直被人当成个傻子,40多岁加入了门萨才对自己有了清醒的认识。另一些聪明人诸事过顺,往往懒散、没有规律、不讲计划。

比昂向我展示了两个多小时天才学习法,几近凌晨1点,我头脑发晕,智商接近零,不得不起身告辞。最后时刻他拦住我,又默写了一遍40数列,这次他稍有思考,涂改了两次,耗时3分钟。我则花了5分钟来检查他写得是不是全对。

看到伟大的思想机“屈臣氏”的消息,我禁不住想到了多年以前筋疲力尽的那一天。不过我并不希望屈臣氏能赢, 不希望一个机器灭掉了高智商人士。他们虽然有高智力,但仍面临“智慧”与情感的烦恼,比如孤独,求被爱而不成,对死亡的怅然等等。判断一个人的智慧不是测算一个引擎的马力,而更像观看芭蕾舞,速度和力量是其组成部分,这些可以用数字测量,但芭蕾舞的核心在于韵律、优雅和个性,是情感、经验和遗传综合而成的,这些让我们回到文学、历史和人的独特性。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